那个旅馆的老板带着小金在龙城内左曲右拐走了很久,若不是龙飞交代小金了一些反侦察的技能和跟踪人的技巧,小金有几次都险些跟丢了这个看似忠厚,实质狡猾的人。

最后,旅馆老板终于在一家外表看起来平凡无奇的房屋外站定了脚步,在反复确定了没有人跟踪自己后,他方才小心翼翼的在门上扣了几下,门应声而开,小金还没来得及看清楚里面的人,便关上了门。

“必须赶紧去找飞哥哥汇报。”小金在天空咬着嘴唇,自言自语道。

突然,身后传来了一个娇媚的声音,“小妹妹,这里可不是你来玩耍的地方喔,来姐姐这里,姐姐带你回家去。”

小金一惊,转过头去,发现自己的身后不知何时竟然站定了一个穿着袒露,举止轻浮,脸上一脸媚态的女人。

而这女人身上拿着一个发光的环子,正看着自己,慢慢的靠近着她。

……

此时此刻,龙飞等人已经到达了赵火等人说的遭受伏击的地点。

地点就在龙城外的镜湖之外,只见湖面磐石如砥,微波潋滟,几处苍翠座依在镜湖的左右。

龙飞站在镜湖之旁,观察着地形,说道,“恩,这里座山依水,两周的峻岭最适合埋伏,看来伏击你们的人,对龙城周围的地形很熟悉,居然能在你们出城的路线中,找到这样的一个地方。”

赵火对龙飞一拱手,指着不远处,对龙飞说道,“龙前辈,请移步,这里便是我家派出的人遭受伏击的地方。”

龙飞走过去,只见地面上一片炭黑的痕迹,就像是地面被烈火燎原一般。

龙飞走过去,突然,他弯下了腰,从脚底的草丛中,拾起一个古怪的圆环,这个圆环约莫是三寸左右,在圆环的环体上,竟然再次出现了那种龙飞有着熟悉感的梵文。

萧御等人围了上来,看着龙飞手中的圆环,开口道,“老大,又是这种文字,这到底是什么字?”

龙飞手中一捏,红色的朱雀斗气暴涨而出,手中的圆环被炼化成了一团灰渣,龙飞松开手,灰渣顿时化成散落掉在了地上。

龙飞此举动,主要是想看看这圆环乃是何材料打造而成,方才握在手中之时,他感觉这圆环重量颇轻,感觉手中若是无物一般。

龙飞拍了拍手,突然,一种酥麻感从手上微微传了过来。

有毒?

龙飞从八卦炉中拿出一颗药丸服了下去,这种酥麻感顿时消失。

看来,只是一种轻微的毒素,让人有短暂性的真气运行不畅而已。

“赵火,你的属下,具体是如何受伤的。”

赵火开口道,“那些伤员送回紫鳞世家之时,我仔细看过,伏击他们的人,大多实力平庸,但是他们说,有一个打扮妖艳的女人比较棘手,她使用的,正是方才被龙前辈炼化的一种圆环,但是这种圆环,像是一种暗器,中者,全身斗气会无法使用。”

龙飞点了点头,看来,和自己判断的并无太大差异。

突然,城内方向,传来一声刺耳的尖鸣,同时,一道白光冲天而已,爆炸开来。

龙飞神色一惊,身形犹如离弦之箭,顿时化成一道残影,向着白光爆炸的地方飞去。

出事了,那白光,乃是龙飞炼化的一种类似照明弹一样的东西,射发时,只需要将斗气输入其中,便会朝天空爆炸,同时,会有刺耳的尖鸣声响起,就算身处十几里开外,同样可以耳闻。

龙飞命小金跟踪那旅馆老板之时,交给小金两颗,交代若是遇到对付不了的人物,即使放射此物,以便龙飞等人随时增援。

小金是龙飞如今身边唯一的一个女人,虽然二人亦仆亦友,但是龙飞自从听闻苏青岚等人出事后,曾经暗自发誓,他要保护好小金,不再让身边的人再与不测。

犯我龙飞逆鳞,我必十倍还之。

龙飞动作很快,萧御等人不敢有丝毫延误,几道斗气爆发出各自属性的光芒,紧随着龙飞,向爆炸的地方飞冲而去。

一直飞到一处行人甚少的居民区,龙飞才停了下来,方才,爆炸就是从这个位置升上天空的。

而这时,一个女人出现在地上的一个巷子内,看到龙飞等人而来,呵呵呵娇笑一番,同时,街上的那些行人,突然脱去了伪装,衣服之内,竟然是统一的黑色武衫,而他们从怀中各自拿出一把圆环,和龙飞在镜湖之外发现的圆环赫然相同。

龙飞的眼睛,突然注视在了那个女人的手上,她的手上拿着一颗药丸,赫然是龙飞交给小金用来求救的照明丸。

“嘻嘻,这东西果然好用,奴家朝着天上一丢,就跑过来这么多神龙大陆的高手,嘻嘻。”

龙飞等人脸上一惊,中计了,看来这里并非是这些人的大本营,而是面前这个女人的调虎离山之计。

“你们把小金藏在哪儿了,若是说出来,我给你们一条生路。”

龙飞此时的脸色阴沉到了极点,多拖延一分钟,这些人便多一分保证,龙飞可以肯定,此刻,他们的人一定正在转移新的地方,以后若是寻找他们,定是难上加难。

“生路?那东西有用吗?我们的目的,便是引你们至此,至于生路,嘻嘻,你还是留给自己吧。”

那名女人显然就是赵火口中那名带头之人。

此时,龙飞这边高手众多,这女人不知有何依仗,竟然带着一帮虾兵蟹将,来只身拦截龙飞。

不能让她拖延时间,龙飞朝着萧御吩咐道,“活捉那女人,其他人,杀无赦。”

龙飞指令一下,身后如同万花开放,各种盛华的光芒闪耀起来,朝着地上铺天盖地攻去。

而萧御得到龙飞指示,径直朝那带头之女而去,一身邪神斗气环绕周身,如若漆黑的夜空一般。

“小帅哥,奴家好害怕啊。”

那女人嘴上说是如此,但是手中华光纷飞,萧御眼前一花,只见数不清圆环朝着自己翻飞而来。

众人皆已知道这圆环有毒,遂避重就轻,不让圆环沾身,用身法躲避着圆环,同时出手对付选定好的敌人。

而萧御更加干脆,手中微光一闪,杏黄旗出现在了他的手上。

而萧御双旗一挥,竟然产生了一股黑色的狂风,那些攻向萧御的圆环不吃风力,纷纷偏差了方向,与萧御擦身而过。

“杏黄旗?你竟然炼化了饭团大人的法宝?”

那女人显然没有料到萧御竟然能在这么快炼化杏黄旗,因为杏黄旗若是炼化,首先必须有一个强横的身体可以让杏黄旗成为寄宿,同时,需要自身的斗气属性与灵宝本来的属性一致。

这杏黄旗本来乃是无属性的,它的属性随着原主人饭团使用模仿别人斗气而不断变化,最后的一次模仿,便是饭团模仿萧御的黑暗斗气,形成幽绿云剑,所以萧御才这么幸运,这么快就炼化了杏黄旗。

那女人哪里知道这其中如此多的曲折,而龙飞等人也没有想事情竟然这般巧合。

只见萧御冷哼一声,“敢惹到我老大,我萧御不仅要炼化你们的法宝,你们一个个也都要承受夺魂销魄之苦。”

说话间,萧御已经躲过那些圆环,欺身近了女人的身,然而,这时候,四周突然变成了一片无际的黑暗。

而萧御的双脚如同灌铅,行动突然变得无比缓慢起来。

“哼哼,在我扈十三的重力结界面前,敢说要夺魂销魄,今日就让你看看到底是谁要夺谁的魂魄。”

原来,扈十三最厉害的斗技,并不是那些有毒的圆环,而是这个名叫重力结界的结界斗技,这与当初龙飞在苏家祖陵遇到的那个老太婆使用的斗技如出一辙,利用强大的阵法,再微施攻击,便可取人性命。

突然,黑暗的结界中,骤然被一条火龙刺破,整个黑暗之中,顿时被那火龙万物清晰,而萧御眼前恢复视线,赫然发现,扈十三原来就在自己的面前,手中拿着一个漆黑无比的圆环,就要套在自己的脖子上。

“贱人,还不就擒!”

一声爆喝在扈十三耳边炸响,扈十三心神一震,重力结界不攻自破,而龙飞,出现在扈十三的身后,身穿神龙铠甲,手握火龙长枪,手中白虎斗气如战神降临,一掌拍在扈十三的肩头。

一股热血顿时从扈十三的口中激射而出。

萧御见老大得手,一脚踏在扈十三的身上,厉声道,“说,你们把小金姑娘藏在哪儿了。”

而扈十三这边落败的同时,其他众人,也都将自己手头的麻烦处理干净,围了上来,皆是一脸的愤怒。

那扈十三突然大笑起来。

“哈哈哈哈,你们在这里被我吸引之际,你们的小金姑娘,也许正被我们铜陵铁卫伺候的舒服着呢?我看那小姑娘似乎还是个雏儿,不知道铁卫们会不会比平时更要威武许多了呢?”

扈十三说这些话的时候,一脸的**邪之色,而龙飞此时眼睛都要冒出火来。

萧御更是愤怒无比,手中的杏黄旗骤然合二为一,一股锋利的杀气凌然而出,直逼扈十三的面门。

“畜生,给我去死!”

萧御手中邪神斗气一闪而出虎,就欲取扈十三的项上人头。

突然,龙飞伸出了手,止住了萧御,只见龙飞此时脸上阴冷无比,整个人仿佛千年寒冰一般,透露出一股杀神般的气质。

“看来,她是相当向往和什么铁卫共度缠绵,那么,就让我的火龙枪给她暖暖身子。”

说着,龙飞手中火龙枪一伸,朝着扈十三的身上径直刺了过去。

龙飞下手极有讲究,他并没有取扈十三的命门要害,只是废去了扈十三的四肢,但是,这是,一股汹涌的火焰从扈十三的伤口处燃烧起来,一股糊焦的肉味顿时从扈十三的伤口处传了过来。

逼供?龙飞上一世做雇佣兵的时候,经常遇到自认为嘴硬的棘手货色。

但是,龙飞向来不乏手段。

没有真正无畏生死的人,有一些人会因为一些信仰牺牲自己,但是,这种人,绝不是面前的这个扈十三这种人。

扈十三的额头顿时冒出不少冷汗,而她紧闭着双唇,似乎还是在极力忍耐。

龙飞冷哼了一声,突然从手中现出一物,扈十三表情一惊,顿时惊恐无比。

龙飞所拿之物正是扈十三方才用来偷袭萧御的那个漆黑的圆环。

龙飞此时笑的比方才阴冷了更甚几分。

“这个东西,似乎,是套在对方的头上是吧。”

龙飞此时用一块白布抓着那圆环,接触圆环的白布之上,竟然变得微黑,看来其毒剧烈。

扈十三听到龙飞所言,浑身一颤,突然奋力的摇头起来,嘴上惊恐万分的说道,“不可以,那样会死人的,不行。”

龙飞笑了起来,“你不是说了吗?生路,你不需要,让我留着给我自己,我按照你说的,把生路留给自己,死路,正如你意。”

说着,龙飞一把按住扈十三的头,果断的将那毒环套在了扈十三的头上。

扈十三的脸上,顿时开始泛起一片阴黑。

而丝丝缕缕的绿色毒血从她的七窍流了出来。

不过一分钟,她已经开始泛起白眼,浑身开始电击一般,控制不住的猛烈颤抖起来。

而再过一会儿,她的全身,也变成了黑绿色,唯有那毒环,竟然变得油光油光。

萧御早已在龙飞的示意下,放开了扈十三。

任由她在地上挣扎。

而扈十三,仿佛有什么在她体内吞噬着她的身体一般,她的身体开始收缩成一团。

不一会儿,她身上的皮肤开始变得干枯下去,就连眼睛,竟然也失去了该有的光泽。

而这时,一道黑绿的光芒突然从扈十三的头颅破头而成,看到飞出之物,周围的人不由的感到一阵干呕。

不由的退后几步。

只见那道光芒,竟然是一条黑绿色的长虫,这长虫长的肥头大耳,而扈十三的脑浆,还挂在它的身上,它竟然从长满獠牙的口中,伸出了一个猩红的舌头,添了一下那些脑浆,突然奸笑一声,朝着一个方向破空而去。

龙飞连忙招呼众人。

“跟上去!”

说着,便第一个冲飞而去,紧跟着那诡异长虫朝着龙城的另一端狂飞而去。

飞了约莫一盏的时间,突然,那长虫停了下来,龙飞等人远远看着,顿时一阵疑惑。

而这时,不知从哪里,突然传来一声哨音,那长虫突然欢悦一声,朝着下面一个房屋,一头扎了下去。

而那房屋内,突然发出一声悲苍的咆哮,那长虫的声音,突然发了出来,似乎极为痛苦。

龙飞等人对视一眼,身上斗气护体,冲破房屋屋顶,冲进了屋子内部。

进去后,龙飞等人才发现这屋子远比他们预料的要大很多。

外面看来,这不过是间平常的房屋,但是进来后,才会发现,这房屋下还有洞天,竟然呈凸字形。

下面,竟然像地下室一般,是一个巨大的广场,而广场上,密密麻麻站了数千人。

正齐齐望着龙飞等这些外来者。

他们打量龙飞之际,龙飞也打量着周遭的环境,看小金是否就在此地。

只见广场四周,竟然雕刻着各种各样奇怪的虫类图腾,而因为地下的缘故,四周都立着燃烧着绿色火焰的柱子。

而一个奇怪的祭坛就在广场的正中央,似乎这数千人正在进行着某些仪式。

而龙飞看向祭坛,脸上顿时愤怒无比。

祭坛的正中央,立着一根巨大的木桩,而小金,就绑在木桩之上,嘴巴里填着一块黑布,显然是有毒之物。

而小金此时衣衫褴褛,显然遭受了毒打。

而这时,又一声咆哮传了出来。

只见小金的头顶,竟然高高凌空悬挂着一个不知是何材料打造的笼子,笼中,有一个青面獠牙,骨骼奇怪有点像皮肤青绿的狮子一般的人,手里正抓着龙飞等人一路跟踪的那长虫。

而他手中似乎极其用力,长虫那恶心的身体似乎就要被他捏成两段。

见到龙飞等人,这怪物更加狂暴起来,冲着龙飞等人不住的嘶吼着。

而那数千人似乎听懂了怪物的嘶吼之言,冲着龙飞等人,也皆开始嘶吼咆哮起来。

数千人一起对龙飞咆哮的场面,极为壮观。

但也极为震撼可怕。

一种野蛮之气扑面而来。

而龙飞突然发现,他所居住的旅馆的老板也就在人群之中,此时老板哪里还有半点人形,他**着全身,涂满了一种绿色的**。

像其他人一样,冲着龙飞等人,发出野兽般的嘶吼。

过了片刻,那带头的笼中怪兽竟然口吐人语,“你竟然,将索命环用在了我夫人的身上,今天,我就让你们看看莹虫大人得铜陵铁卫,不是好惹的!!!”

说到这里,龙飞才明白,那**无比的扈十三,竟然是面前这个非人非兽的怪物的夫人,而他们,正是莹虫手下自称是铜陵铁卫的一个组织。

这个铜陵铁卫,有点像上一世的苗疆蛊族,龙飞心中顿时冒出这样一个念头。

这时,龙飞耳边传来一声惊呼,龙飞回神之际,就见一道绿光迎面而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