谁能想到重伤昏迷的龙腾还能再次站起来?而且听他的口气,似乎还要和白玲星交手。

“哗!”

全场轰动,正垂头丧气的龙家人振臂欢呼,和刚才的低沉相比,恍如昨日。

“怎么可能,中了星耀一击,居然还能站起来,这这……”

红玉脸上的表情更精彩,她现在的外表看上去就是一个孩子,虽然她一直用成人的动作和语气,可是身体上,她和孩童并没有什么分别,这一着急,一跺脚,她站在龙傲天身边,就好像一个小姑娘撒娇要糖一般。

“哈哈哈,白夫人,虽然我也不清楚是怎么回事,不过我想,这场战斗,如果不出所料的话,应该是胜负己定了。”

胜负己定!

这句话一点不假,虽然龙傲天不知道白玲星是服食了‘药心散’才站起来的,但以他的眼力,早就看出她的脚步有些飘浮,显然是力竭才会这样。

可是反观龙腾,虽然身上的伤有些可怖,可给人的感觉也只是受到一些皮外伤罢了,他的脸色微微发红,脚步沉稳,这些都足以证明,他仍有余力一战。

“不可能,不可能,你明明……”

白玲星一脸的不相信,星耀的威力,她比所有人都清楚,自己拼尽全力的一击,就算不能杀死对方,也足以让对方重伤不起才对。

可是,眼前的龙腾不但站起来了,而且看他的样子,似乎还可以战斗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。

难道是……

白玲星的脑中飞快闪过一个念头,看向龙飞。

龙飞只是微微冲着她一笑,就转身走下场地,没错,龙腾能够站起来,确实是他的功劳,如果没有他,龙腾根本不可能这么快的重新站起。

二人服用的同样都是‘强心散’只不过不同的是,龙腾用的‘强心散’是龙飞用八卦炉那个变态神器炼出来的,药物效果要远远超出普通‘强心散’十倍。

“就算你站起来了,我也会再次将你打倒!”

白玲星一咬牙,周身再次泛起淡淡的星芒。

“星儿住手,不必在比了。”

没等白玲星动手,红玉身形一晃,来到了她的面前,阻止了她的动作。

“为什么母亲?我还可以的……”白玲星急的都快要哭出来了,只有她自己才知道,这次比武的真正用意。

“白家输了。”红玉微微一叹,冲着龙腾微微点了点头。

“我还没有输,不行,我绝不要嫁给他,母亲,你先让开,我还要和他打过!”

白玲星咬着嘴唇,不依不饶。

“输了就是输了,胡闹!”

红玉一瞪眼,白玲星眼圈一红,一把抢过红玉怀中的水火貂,转身就跑。

比武招亲是不假,可这并不是她的本意,她只是想借着这个机会,大大的扬名罢了。

可是谁能想到,原本必胜的局面,却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?

“龙族长,星儿输了,一切就按照咱们先前商定的办吧。”

红玉无奈的冲着吴老狼挥了挥手,示意他将凝脉散和聚气丹拿出来。

“哈哈哈哈,好,一切就按咱们先前商定的办!”

龙傲天大喜,比武能够取胜,虽然他仍不太感相信,但事实己是如此,他的心头大事落下,整个人也变得轻松起来。

“龙腾哥,好样的,太强了,哇哈哈哈,二级的斗师,越级打败四级的斗师,我们龙家的第一天才,就是这样强呀!”

“是呀龙腾哥,我太崇拜你了……”

龙家子弟围在龙腾身边,你一言我一语的,夸赞起来。

对此,龙腾只是微微一笑,走到龙飞身边,小声的说了句:谢谢。

话音刚落,龙腾的身子一软,又昏了过去。

龙飞手急眼快,上前一把将龙腾扶住。

虽然八卦炉炼出来的‘强心散’效果非凡,可效果在好,作用却和扑通的‘强力散’没什么两样,同样,还是不能缓解身体的疼痛。

八卦炉炼出来的强心散,服食下去,在短时间内,能够让重伤之人‘表面’上看起来和常人无异,这也是为什么红玉下场阻止比武的原因,因为刚刚的龙腾从表面上看,余力绵绵,可实际上,他比白玲星的状况还要严重,要真的战起来的话,那不用打了,直接一个照面,他就得趴在地上。

不过不得不说,八卦炉炼出的‘强心散’确实强悍,就算现在龙腾昏倒了,可他的脸色,却仍然没有任何变化,就像一个正常人熟睡过去一样,从表面上看,谁也看不出他身受重伤……

“龙腾大哥累了,我送他回去休息。”

龙飞喊了一声,扶起龙腾快速逃离广场。

别人不知道龙腾的身体状况,只有龙飞,最清楚不过。

……

将龙腾送回去后,龙飞一刻没有停留急急的奔回家中,埋头研究起配方来。

事情又起了变化,原本龙飞有充足的时间研究药物,可是现在,这个时间却被龙腾给破坏掉了。

这个龙腾也算得上一个强人,虽然他的资质和天才无缘,但他的狠劲,绝对称得上天才二字。

为了能够战胜白玲星,他一口气连服了五剂噬魂散,要知道,如果在正常的情况下,他一个月也才服食一剂罢了。

连服五剂噬魂散,药力叠加倍增,一下子破坏掉了他的身体机能,原本他还能活四年,可看现在的情况,他最多也只能活三个月了。

三个月的时间,眨眼便到,时间刻不容缓,这也是龙飞心急的原因。

他不愿眼睁睁看着龙腾死去,因为现在的龙家,己经真的没有什么天才了,更何况,像龙腾这样的人,无论是对家族还是对兄弟,都毫无怨言,这样的人,不能让他白白去死。

“黑大个,小混……龙飞在吗?我来找龙飞。”

门外,兰娜又来了,只不过这次她没能那么轻易进门,因为门口站着一个铁塔般的守门,傻小子黑铁锤。

是龙飞吩咐他守在门口,没有他的命令,任何人都不准放进去。

“龙飞哥说他不在,你回去吧。”黑铁锤憨厚的冲着兰娜笑了笑,身板挺的笔直,鼻孔朝天,摆出一副一夫当关,万夫莫开的样子。

“什么他说他不在,这么说他在家了?让开。”

兰娜上前想要拽开黑铁锤,可以她的力气,黑铁锤就算站在那不动,她能拽不动。

黑铁锤也不恼也不怒,甚至连任何动作都没有,保持着那副威猛的姿式,直到兰娜气喘嘘嘘的主动离开。

“黑大个算你狠,不过你别得意,看我把小金叫来,狠狠的修理你。”

兰娜气咻咻的走了。

她口中的小金,是二长老那头碧水金睛兽的名字,当然,在整个龙家族里,敢叫碧水金睛兽小金的人,也只有兰娜和二长老,如果别人敢当面叫的话,那头畜生就会大发雷霆。

很快,兰娜带着碧水金睛兽跑了回来,随着她的命令,碧水金睛兽仰天一声怒吼,两只眼睛瞬间变成金气,头顶旋转起一团水气球,一甩头,头顶水气球像一发炮弹一样,轰向黑铁锤。

“啪!”

水气球正打在黑铁锤的胸口上,疼得他一冽嘴,不过也只是冽了下嘴,身子仍然一动没动,像座铁塔似的耸立在那。

“六级妖兽的水元素攻击你都敢硬挡?,你是什么怪物?”

一击失效,碧水金睛兽怔住了,兰娜也傻眼了,谁也没想到黑铁锤连这样的攻击都敢硬接。

“啪!啪!啪!”

碧水金睛兽怒了,连连甩头,三发水气弹打了过去。

三发水气弹全数命中目标,都打在了黑铁锤的前胸上。

虽然身了像后仰了一下,不过黑铁锤还是没有动,只是把嘴一撇,看样子又要哭了:“很痛啊,大狗你在敢打我,小心我掐死你……”

“吼——吼——”

碧水金睛兽大怒,在龙家族,除了兰娜和二长老外,这畜生就没听过任何人的话,一听到黑铁锤竟然敢威胁它,顿时气得又摇又摆尾,身上的毛发都戗了起来,眼中的金色变得更浓重了。

它的头顶再次聚起水气,只不过这一次的水气和前两次不同,前两次都是刚刚聚起就打了出去,而这次,头顶的水气一个劲的旋转,无数的水气向上面凝聚,从淡淡的白色竟然开始逐渐转为绿色。

“小金停手,下手要分轻重,可不能真杀了他。”

一看碧水金晴兽的架式,兰娜敢忙喝斥了一声,她虽然刁蛮了点,但做事也是有她自己的分寸的,好不容易和龙飞搞好关系,她可不想双方的关系在变糟。

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想,只要几天没有见到龙飞,她的心里就像缺了点什么似的难受,而最让她感到疑惑的是,最近她做梦的时候,梦到龙飞的时候多,而梦到龙腾的时候,却一次比一次少。

“啪!”

碧水金睛兽减弱了水气弹的威力,耀武扬威的喷了黑铁锤一脸水,才得意洋洋的跑到兰娜身边,像条小狗一样来回的在她的腿上蹭。

“看来是进不去了,算了,咱们先走吧。”

虽然有点不甘心,可看着眼前万夫莫开的黑大个,兰娜最也只能选择妥胁。

……

“咣铛铛……咣铛铛……咣铛铛……”

一阵欢快的响声过后,从炉口开始往外吐出红色的药末。

一看到药末的颜色,龙飞脸上顿时一喜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