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神界中,要说最便宜的物品,大概就是下位神神格了,而在下位神神格中,最最便宜的神格,毫无疑问,正是黑暗系神格。

由于黑暗系神格的特殊性,无法融合这个限制的存在,导致黑暗系神格的价格一直都很便宜,买来无用,扔了可惜,可以说黑暗系神格就是实实在在的鸡肋。

当对,对别人来说,黑暗系神格毫无用处,但对龙飞来说,却不是那样,他的八卦炉可以融炼一切神格,黑暗系神格自然也不在话下,而他这次前来交易街的目地,正是为了寻觅一颗黑暗系神格。

“黑暗系神格5神晶币我要了。”

龙飞找到那名喊喝之人,痛快的取出5神晶币,买到了那颗下位黑暗系神格。

交易街喊声依旧,龙飞买到了黑暗系神格并没有选择离开,而是继续向前走着。

虽然黑暗系神格比较便宜,但黑暗系神格同样也是最稀少的物品之一,只是一颗下位黑暗神格根本不足以融炼,多搞几颗,才是龙飞此行的目地。

龙飞刚走,脸色阴鹫的白衣青年就出现在了他的身后。

“嘿,这小子居然去买黑暗系神格那种垃圾东西,红儿也真是的,怎么老是收留这种白痴之人?”

白衣青年正是百里红的丈夫,白坚。

百里红收留李城三人,早就气坏了他,按照他的想法,任何男人都不得和百里红走的太近,唯独他可以。

白坚冷笑了几声,快步跟在龙飞身后。

龙飞在交易街转悠了小半天,除了收获一颗黑暗系神格外,他就没买过任何东西了。

倒不是他不想买,而是他手上的神晶币,真的不多了……

“我这里有两颗上位黑暗系神格,你要吗?”

就在龙飞往回走的时候,白坚挡在了他的面前。

龙飞先是一怔,随即问道:“价格。”

“我不缺钱。”白坚大笑了一声,转身就走,按照他的想法,这时候的龙飞应该会紧跑几步追上来问他:那你要什么。

可惜,他猜错了,龙飞根本没有理他,面色如常的站在那里,一点追上来的意思都没有。

白坚脸色差极,转身走了回来,冲着龙飞哼道:“我不缺钱,两颗黑暗系神格我可以送给你,但是你得答应我一个条……”

没等白坚把话说完呢,龙飞己经不耐烦了,他看都没有多看白坚一眼,就走了。

天下没有不要钱的午餐,你想得到什么,就必需要先想清楚,你会失去什么。

龙飞不认识这个白坚,他也不想认识,因为他看到白坚的第一眼,就从心里升出一股讨厌。

白坚高声喊道:“我可以送给两颗上位黑暗系神格,但条件是,你马上离开大地之都。永远都不要回来。”

龙飞己经走远,在这人头涌动,喊声如雷的交易街,白坚的这句话他是否听到,恐怕只有他自己知道了。

……

院内,百里红和白坚并肩而站,邀望着神界星空。

“红儿,听我的话,把李城他们三个赶走吧,虽说咱们不怕黑神卫家族的人,但你不觉得,为了李城那三个废物去惹怒铁神家族,这值得吗?”

白坚每说一句,百里红的眉头就皱紧一些。

抛开百里红神王身份,单以她的相貌而言,亦是个万里挑一的大美人,这也是为什么白坚一直排叱其它男人接近百里红的主要原因。

白坚只是一个上位神,而百里红却是名动一方的神王,妻强夫弱,导致白坚骨子里就有着一种深深的自卑感,他害怕失去百里红,害怕百里红不要他这个丈夫。

百里红微微叹了口气:“如果没有李城,恐怕就没有今天的百里红,坚哥,你到底在担心什么?以前的你,可不是这样……”

是啊,以前的白坚意气风发,没来神界之前,百里红只是一个小小的下位神,而白坚却早己经达到了上位神巅峰,他曾无数次出手相助百里红,最后百里红芳心暗许,如今算来,二人做夫妻己经有一千多万年了。

“咱们做夫妻,少说也有一千多万年了,我百里红是什么人,坚哥你难道不清楚吗?”

白坚白手搭上百里红的肩,柔声道:“红儿,你是什么样的人,我当然清楚,我并不担心你,我只是觉得李城那几个废物不值得咱们这样做。”

“够了坚哥!你不用在说了,我是不会下令赶李城他们走的。”

百里红甩开白坚的手,踏空而去。

看着飞走的百里红,白坚的脸色,更加阴森了。

……

龙飞回到白玉楼没多久,就收到了白坚派人送来的两颗上位暗黑系神格。

来人什么也没说,留下两颗暗黑系神格就走了。

“这个白坚,倒底在打什么主意?”龙飞眉头紧皱。

三天后,龙飞收到白坚派人送来的请帖,邀他去‘神王楼’小聚。

请客?

龙飞思来想去,最后选择前去。

虽然他明白,宴无好宴,但如果这次不去,那个白坚肯定也不会擅罢干休,早也是他,晚也是他,还不如痛痛快快前去,看一看他倒底要搞什么鬼。

神王楼是大地之都数一数二的酒楼,白坚选择在这样的地方宴请自已,倒是不用担心他耍什以阴谋。

龙飞走进神王楼,来到早就订好的房间,刚刚看见白坚,白坚就大哭起来。

他哭得委屈之极。把龙飞给哭得怔了。

房间里没有别人,只有白坚一人在,龙飞想说点什么,却又不知从何说起,谁叫他和白坚不熟呢。

许久,白坚止住哭声,冲着龙飞歉意道:“龙飞老弟,实在报歉,我失态了。”

“哪里哪里……”龙飞也不知道说啥好,当然,最主要的是,他根本就不想安慰这个阴险的家伙。

“来,坐,坐。”白坚亲热的拉着龙飞的手,和他一同坐下,给他倒上酒,温和问道:“龙飞老弟成神多久了?”

“三千多万年了。”龙飞随口编了一个瞎话。不为别人,就因为白坚一声声的老弟让他心烦。

果然,龙飞话一开口,白坚立刻正容站了起来,冲着龙飞一抱拳:“我白坚成神才一千多万年,本以为比龙飞大哥久呢,失礼,实在失礼。”

“哪里哪里……”龙飞心中暗笑,嘴上应付了几句。

“来来,今天咱们兄弟不醉不归。”白坚端起酒碗,一饮而尽。

白坚一碗接着一碗,把龙飞叫来为何半句不提,只是喝酒。

龙飞假意附和,心中却想着找个借口离开呢。

“我白坚来自元素大陆,哈哈,一千多万年以前,白衣死神这个名字,曾经响彻世界,那时候我一句话,就能改变整个大陆的格局,哎,我风光的时候,红儿,只是区区下位神罢了。”

也不知这白坚是怎么想的,当着龙飞的面,把他和百里红的历史,全都讲了出来。

要说这白坚能到今天这地步,还真是挺不容易的呢。

别看他在元素大陆的时候风光无限,可刚到神界的时候,也没有受苦,要不是百里红晋升神王,恐怕他们夫妇早就灰飞烟灭了。

白坚眼圈一红:“我和红儿做了一千多万年的夫妻,可以说情深意重,可龙飞大哥,你知道我心里是怎么想的吗?”

白坚又哭了:“我是真的怕红儿离我而去呀。”

听完白坚的哭述,龙飞好一阵无语,心说这白坚是不是脑子有问题啊?难道李城真的橇他墙角,偷他老婆了?

白坚扑通跪倒在地:“我求求你了,龙飞大哥,你带着李城和武烈,离开大地之都吧,我可以给你一百万神晶币,十名神奴,一百颗上位神格。”

龙飞忍不住了:“我问你,李城对你老婆做过什么吗?”

白坚摇了摇头:“目前没有,可是,谁能保证以后他们……”

“够了,以后的事,谁也不能保证,不过白坚我告诉你,你的担心纯粹是多余的,你怎么不想想看,你和百里红都做了一千多万年的夫妻,这么漫长的岁月,百里红可曾做过对不起你的事儿?”

白坚微微一怔,又摇了摇头,显然是被龙飞说中了。

龙飞无奈:“那不就没事了?你们都做了那么久的夫妻,你还这样疑心疑鬼为了什么啊?”

白坚张了张嘴,却没说出什么。

……

原本龙飞以为,他的开导白坚应该能听得进去,可惜这次他错了,他低估了白坚的醋劲。

又过去两天,武烈出关了,和龙飞一样,武烈也收到了白坚的邀请。

武烈可不像龙飞那样想的很多,他直截了当的回绝了白坚,把白坚晾在那了。

这件事,武烈根本没往心里去,对他而言,在这个世界上,除了武技能让他感兴趣外,其它的任何事,他都不会感兴趣。

可白坚却不那么想了。

有一句话说的好,宁可得罪君子,莫得罪小人,白坚,就是一个小人。

因为武烈的拒绝,让原本把龙飞视为下手目标的白坚重新制订了计划,将苗头对准了武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