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龙腾向你挑战,不过,不是今天,而是明天。”

说出这句话后龙腾深吸了口气,才敢把目光投向龙傲天。

只有他最清楚,龙傲天对这次比武的看重,而眼下,正是一个难得的好机会,白玲星就算在厉害,可是收服水火貂,又力战众龙家子弟,她只是一个十三岁的小女孩,就算在强又能怎样?总会累的。

眼下这个机会如果错过了,等到明天她恢复过来,那时候在要胜她,恐怕连一成的机会都没有了。

这一点,龙腾能不清楚吗?可是他不能那样做,因为他考虑的更多。

“就算是今天也无所谓,结果都是一样。”打了这么久,白玲星的脸上也现出了疲惫,不过她骄傲的自尊让她根本不会退缩,所以,她的口气依然强硬。

龙腾面无表情的哼道:“明天,也是这个时间,到那时,一决胜负。”

留下了一句话,龙腾向龙傲天低了下头,急匆匆走了,连头都没有回一下。

“龙家的子弟,还真是无趣。”

白玲星叹了口气,刚要下场,龙云挡在了她的面前。

“我还没有和你比试呢。”

“你?我看不必了吧。”

龙云的一条胳膊上还绑着绷带,上次在路上被妖兽偷袭的伤口,一直都没有好,以他现在的身体状况,根本没资格和白玲星一战。

“怎么?瞧不起我吗?嘿,你知道我胳膊上的伤口是怎么来的吗?”龙却冷笑着指了指红玉怀中的水火貂。

白玲星微微一怔,转瞬释然:“你居然能从水火貂的攻击下活命,好,我同意和你一战。”

“不要以为我好对付,太过大意的你,并不一定就比我强!”

龙云冷笑了一声,单手握拳欺身而上。

白玲星身边再次泛起淡淡的星芒,星空斗气发动。

和龙家的‘龙劲’功法类似,白家的‘星空诀’同时也是一门霸道的斗气修炼功法,而且要论苛刻程的话度,修炼‘星空诀’的条件比‘龙劲’更甚。

想要修炼星空诀,首先第一点,修炼者必需要拥有四大元素之一的风类属性,如果没有,那根本就没资格修炼。

而在往上,却是更玄妙的境界了,那就是感悟星辰运行的轨迹,吸纳星辰之力入体,能做到这一点的,却是全看个人天赋了,白玲星的生母红玉,就是卡在这个环节,强行吸纳星辰之力入体,最后损伤了经脉。

看着白玲星,就好像看着浩翰无边的星辰一样,她根本没有做出任何防御或是攻击的姿态,可那股让人感到不安的情绪,却一直弥漫在她的身边。

龙云停了下来,单手向前,紧盯着白玲星的动作。

许久,他也没有上前,反而保持着单手在前的姿式,围着白玲星转起了圈。

一看龙云的动作,四周皆无言……

龙傲天他们根本猜不出他的用意,不明白他上去挑战是为了什么,因为以他的实力,是不可能打败白玲星的。

看到龙云的动作,白玲星却恼怒起来。

她用的是防御斗技‘星辰之守’这个守式很厉害,只要对手冒然进攻,围绕在她身边的星辰之力就会群起攻之,破坏力要比她正常攻击时的两倍还高,可这样的守式同样有缺点。

消耗太大,无法主动进攻。

龙云的动作己经摆明了,他想要消耗自己的力气,这个家伙,在想什么?哼,在我绝对的力量面前,就算你想耍什么阴谋鬼计都不会得逞。

一念至此,心知在耗下去也不是办法,白玲星撤去星辰守式,转守为攻,一掌击向龙云。

龙云是就等着白玲星的攻击呢,一看她冲了上来,立刻向后倒退,左躲右闪,却是根本不和她正面冲突。

能够抓住水火貂那种速度型的妖兽,可想而知白玲星的也绝对慢不了,她出掌的速度极快,空气中都传来破空的声音,漫天掌影夹带着星辰斗气很快就将龙云逼到了死角。

“还以为你很厉害,原来也是一个废物!”

随着白玲星的一声娇喝,龙云身中十几掌,倒飞了出去。

这一次,白玲星并没有留手,龙云伤的很重。

好半天,龙云才坚难的从地上爬起来,看都没有看白玲星一眼,擦了擦嘴角的血,走到了龙飞面前。

“她的力量己经消耗的差不多了,全力一击也没能打死我,嘿嘿我相信你一定能打败她。”

龙飞怔住了。

他没想到龙云上去是这个意思。

消耗白玲星的体力,然后让我上去打败她吗?

龙云看了白玲星一眼,厌恶道:“还等什么?难道你要眼睁睁看着那个臭女人羞辱咱们龙家的子弟?就这么看着?”

看着一脸气愤的龙云,龙飞突然笑了。

这小子虽然阴险了点,不过看来还有救,最起码,他还知道家族的荣耀。

“怎么?你怕了?”龙云吐了一口血水,拒绝别人给他做身体检查。

“我龙飞连死都不怕,会怕一个女人吗?”

龙飞嘿嘿的笑了笑,从怀中摸出一颗丹药扔给龙云。

“这是治疗斗气伤势的药,你把它吃了,至于她……我一定会打败她,不过不是现在,趁人之危的比试,你想就算我打败了她,她心里会服气吗?要么不打,要打,我就让她输的心服口服!”

龙飞没有上场,除了他和龙腾外,其余的龙家子弟己经全部比试完毕,龙傲天无奈,和红玉商量了一下,宣布此次比武结束,明天继续。

白玲星的鼻尖都冒汗了,虽然她的实力惊人,可在厉害的人,也架不住人海战术,可以说,如果龙飞选择在这个时候和她交手,要胜她,并不是什么困难的事。

只是龙飞不屑那样做,因为在他眼里,用车轮战术去对付一个小姑娘己经很卑鄙了,如果自已在上,就算胜了,也会让对方不耻。

这是比武,不是生死搏杀,如果这是生死搏杀,那龙飞才不会管什么卑鄙还是无耻呢,能杀掉的,他绝不会手软。

……

龙飞的住处。

看着黑铁锤狼吞虎咽的吃着饭菜,龙飞脸上微微露出笑容。

就在昨天,当打完了黑铁锤一巴掌后,他就做下了一个决定。

收留黑铁锤。

龙家族里需要下人的地方多了,收留一个下人这种小事,龙飞甚至都不用去和龙傲天说明,所以现在黑铁锤的身份,己经是龙家族的一名下人了,做一些砍柴挑水的杂务事。

“铁锤,你在把老猴死时候的情形说一遍,昨天我没听清。”龙飞想了想,向黑铁锤说道。

黑铁锤一边得嘴里塞食物,一边点头:“唔,等……我……完……馒头……”

好不容易将嘴里的东西全部咽下,黑铁锤抿着嘴想了想,眼圈又红了。

“老猴被一只会喷火和吐水的红毛大耗子咬死了,呜嗬嗬嗬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