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彻底替换掉体内的诅咒之血的方法,并不是每一个人都适合。”剑长老长叹了一声,看着一个个眼含期盼的御命人,说出了一个无奈的事实。

用蓝凰和红莲融和的血,的确可以改变御命人的身体,可问题是,那种改变方法并非每一个人都适用。

首先要做的,就是要放光体内的诅咒之血,让肉体保持在无血状态下,至少三天三夜,存活下来了,方才能灌入融合的妖兽之血,而这,才仅仅是第一步罢了。

御命人以血炼剑,体内的血本就不多,所以这第一步对大多数御命人来说,倒是不难,剑长老用一千御命人做试验,成功存活下来的人数,在二百名以上,而这个数字,己经相当让他满意了。

挺过了第一步,就要接受融合的妖兽之血,而在这第二步上,也存在着一个难题,那就是,肉体和融合的妖兽之血间,是否会产生排斥!

绝大多数挺过第一步的人,都死在了融合妖兽之血产生排斥的问题上,二百多名试验者,只有一个活下来了,那就是御命十三,而这,是第二步。

至于第三步,倒是简单多了,融合的妖兽之血不在体内产生排斥后,在体内安全运行三天后,就要开始放血。

这是在试验现在自身体内产生的血,是改造后的妖兽之血,还是以前的诅咒之血。

御命十三很幸运,他体内的诅咒之血完全消失了,他产生出的血,是改造后的妖兽之血,这也说明,他己经彻底除掉了体内的诅咒之血!

御命十三是成功了,可其他人呢?如果按照‘地书’的指引一直试验下去,恐怕整个御命家族都会因此灭绝。

一定要想出另一个方法才行,这就是剑长老现在的想法。

剑长老叹道:“我曾想过用御命十三为引,用他的血,来慢慢替换掉你们体内的诅咒之血,可惜这个计划也失败了,因为他的血也变得和融合后妖兽之血一样,用他的血还是用融合的妖兽之血,己经没有什么区别了。”

“长老,那您现在想出什么好方法了吗?”站在剑长老身边的十邪剑之首,御命炎问道。

御命炎今年三十六岁,御命家族的大限是四十岁,他己经没有多少时间了。

剑长老点了点头:“方法我想出来了,不过这个方法,可以说是相当的大胆,同样,也是相当的无奈。”

“长老说说看吧,不管什么方法,我们都会听从您。”

“是啊,长老说说吧……”

所有人御命人都激动了起来,跪倒在地,不住的向剑长老嗑头。

剑长老摆了摆手,示意他们安静下来,缓缓道:“我想到的方法只有七成的把握,你们先听我慢慢道来。”

御命人统统安静了下来,带着期盼的目光,看着他们心中的神。

剑长老一指红莲和蓝凰道:“第一种方法,就是让红莲和蓝凰交.配,在用它们产生的后代,来改造咱们的身体,否则融合的妖兽之血,根本不足以供应咱们的需求。”

一听到这剑长老的这个方法,蓝凰脸色大变,身上都微微泛起了蓝色的火苗,那正是她动怒的征兆。

御命十三眼急手快,窜到蓝凰身边拍了一下她的头,打散了她刚刚凝聚起来的妖力。

“被长老在身上下了五道禁制,居然还能凝聚妖兽,蓝凰,如果你是生活在妖兽森林,恐怕这五大妖王的位置,应该会有你一个才对吧?”

“滚!”

面对御命十三的夸奖,蓝凰只是从嘴里吐出来一个字。

要知道,她就是被御命十三抓到这里来的,她最恨的人,就是她了。

御命十三嘿嘿一笑,转过身看着剑长老,不在理她。

“可惜这个方法没办法进行。”看着红莲妖王剑长老脸上露出恼怒的神色:“蓝凰的身体没什么问题,有问题的是这个家伙,它不男不女,根本无法进行交.配。”

此言一出,御命家族人齐齐的惋惜了一声,只有红莲妖王哈哈笑个不停。

“老家伙,你才不男不女呢,我的本体是红莲仙兽,天地间只此一只,本来就是无性别的异种,独一无二的神物,你还对我说过你身怀地书,可惜呀,身怀地书的你,难道连这个粗浅的知识都不知吗?”

剑长老重重的哼了一声,御命十三上前,扯上袖子,用扯下来的布将红莲妖王的嘴堵上了。

剑长老看向蓝凰,脸上又露出无奈:“用蓝凰做种也不行,先不说人妖交.合能不能成功孕育,单只是她配不配合,就是一个大问题。”

“老家伙,我一定要杀了你!”蓝凰的眼中闪起蓝色火苗,恶狠狠说道。

“身为凤凰异种,她的身上自有天火护体,而我的地书,只能封印这地上一切,通晓的范围也只能是在这地方,所以如果她不配合,别说是你们,就算是我,都绝对接近不了她的身体。”

剑长老的一番话,让御命人的情绪彻底沮丧起来。

红莲是天地异种,不男不女,蓝凰身怀天火护体,无法接近,难道说,什么希望也没有了吗?

“还有一个!”

剑长老一指御命十三,道:“你们的希望,就是他!”

“我现在有两个计划,一种是应对御命家族年纪较大的人,一种是应对御命家族正值壮年的女性。”

“长老,有什么计划您就说吧,我们听您的!”

“对,听您的,家族是您一手维护下来的,您说怎么办,我们就怎么做好了!”

“是啊,长老,您开口吧!”

下面又乱哄哄起来。

剑长老叹道:“第一个计划,还是用蓝凰和红莲的融合妖兽之血来试着改变身体,当然,能够存活下来的机率,不超过千分之一,所以你们谁想要试,最好在心里面做好必死的准备,这个计划,是应对家族中年长的男性。”

“第二个计划,但凡家族中的女性,不管老幼,皆归属御命十三,要用最快的时间,孕育出下一代来,如果下一代体内没有诅咒之血,就表示这个计划成功,如果体内再次产生诅咒之血,则表示这个计划失败。”

剑长老此话一出,殿下顿时变是安静的可怕。

虽然御命家族中十个有九个半是怪人,可他们也是人,是人就有感情,他们有家,有口,虽然没有老,但大多数,都是有孩子的人了。

女人全部归属御命十三,让他行丈夫之职,这个计划,是不是太荒唐了点?

几乎半数御命人的眼中,生平第一次对剑长老的方法产生了致疑。

“长老,如果这个计划失败了呢?那……”开口询问的正是御命炎,十邪剑之首,他有两个美丽的妻子和四个可爱的女儿。

剑长老深吸了口气:“这一千年以来,我失败过多少次了?就算以一年一次来说,你说说是多少次了?”

“我想,没有人会眼睁睁看着自已的妻子,女儿,躺在别的男人怀中还会无动于衷,长老,除非您的这个计划成功率有百分之百,否则……您的这个计划,我不能答应。”

身为十邪剑之首,御命炎在家族中的威信,仅次于剑长老,他一开口,殿下顿时乱成了一团。

有表示赞同的,就有表示反对的,争吵的情况越演越烈,场面一度失控……

御命十三面无表情的站在那,一言不发。

红莲笑得相当开心,只可惜它的嘴被堵上了。

蓝凰俏脸如冰,一直死死的盯着剑长老,如果她现在能动的话,不用说,她要杀的人,肯定就是羞辱过她的人,剑长老!

剑长老脸沉似水,眉头都皱到一块了,可以说御命人的反应,真的是完全出乎他早前的意料。

一直以来,不管他说什么,哪怕是叫谁献上性命,也从没听到过半句怨言,可现在……

御命炎上前一步,冲着剑长老拱了拱手,道:“五年前,御命十三偷偷溜进我妻子的房间,欲行不轨之事,他脸上的刀疤,就是我妻子用手中的柴刀给他留下的一个印记。”

“哗——”

大殿之下齐齐惊讶了一声,顿时安静了下来。

御命十三脸上的刀疤,无人知晓是怎么来的,御命人一直都很好奇,可不管是谁,每当提起这刀疤时,御命十三就会发怒,失控……

御命十三那张带着刀疤的脸扭曲了几下,背后的邪剑突然射出,直刺御命炎。

“铛!”

一柄暗红色的邪剑迎了上去,挡住了御命十三的邪剑。

双剑相交,御命十三的邪剑立刻被嗑飞了数米之远。

身为十邪剑之首,御命炎的实力,自然要比御命十三强出数倍。

御命炎指着御命十三激动起来:“我念及兄弟之情,一直没有把这件事像任何人说明,可是你,三番几次去骚扰我的妻子,十三,试问我哪里对不起你,你竟然做出这等猪狗不如的事来?”

御命十三一言不发,指挥邪剑再攻。

剑长老看不下去了,大手一挥,一股无形巨力轰在二人身上,顿时让他们两个吐血倒地。

“在蛇祖面前,任何人不得放肆!”

剑长老在御命人眼中,等同神的存在,他的话一出口,御命十三和御命炎顿时冷静了下来,各自擦着嘴角的血,恨恨的互瞪了对方一眼,才走回原位。

“眼下是在商量御命家族的未来,个人的小事,无需在此提及,现在开始报名,谁想接受融合妖兽之血试验的,站到右边去!”

不一会工夫,包括御命炎在内,大约有二分之一的御命人,站到了右面。

剑长老满意的点了点头,道:“想要接受孕育计划的人,站到左面。”

殿下一阵**,好半天,左面才站过去一百多个又老又丑的女人。

殿下有人发笑,御命十三的脸色却差得不像话了。

剑长老点了点头:“好,剩下的人可以回去了。”

御命人散去,只留下要执行计划的人。

御命炎充满怨恨的瞪了御命十三一眼,走到剑长老身边,一跪倒地:“长老,我想第一个接受融合验!”

剑长老问道:“你今年三十六岁,还有四年时间,为什么不等到三十九岁的时候在接受试验?”

御命炎扭头看了看御命十三,没有开口。

剑长老一指左边那一百多个又老又丑的女人:“十三,你去执行孕育计划吧。”

“长老……”御命十三的脸色难看到了极点,他现在还很年轻,让他去和那些又老又丑的女人那个,他怎么可能会忍受?

“我的命,就是蛇祖的指示!”剑长老的语气不容致疑。

“……是!”御命十三无奈,硬着头发应了一句。

一百多个又老又丑的女人被御命十三带走了,蛇祖殿前只剩下要接受妖兽之血改造的人了。

人数大概在五千左右。

剑长老环顾四周,袖子一抖,甩出无数颗微小的药丸,抛散在地上。

“这里面密封着两只妖兽融合后的血,现在你们自行回去,放光体内的诅咒之血后,再服下药丸便是了,每个人不要拿多,三颗就可以了。”

捡到药丸的御命人自行离去,不大一会工夫,蛇祖大殿内就只剩下剑长老,御命炎和两只妖兽了。

剑长老无力的冲着御命炎挥了挥手:“炎,你把它们两个带下去吧。”

“长老……”御命炎欲言又止。

“十三欺辱你妻子琳的事情,我早己知晓,可那件事,并不能单纯的怪他,你也知道你妻子琳以前和十三的关系吧?他们以前是一对恋人。”

御命炎点了点头,不管他愿不愿意相信,剑长老现在说的话,都是事实。

“是你妻子对不起他在先,偷偷嫁给了你,换做任何一个男人,冲动之下去找她,也情有可原。”剑长老头放额头,疲惫的摇了摇头,冲着御命炎挥手道:“你先带它们下去吧,我想一个人静一静。”

“……是。”御命炎极不情愿的应了一声,带着红莲和蓝凰走了。

剑长老眼望蛇祖雕像,嘴里喃喃念着:“这两个计划,实在是太荒唐了……”

“荒唐?什么叫荒唐?难道要等到你们御命人全部死光死绝,就不荒唐了吗?”

就在这时,从剑长老的胸口处飞出一本厚厚的黑皮书,悬浮在半空之中,刚刚的说话声,就是这本书发出来的。

黑皮书只有巴掌大小,表面微微泛着黑色的光芒,上面用一种非常古老的字体,书写着两个大字。

‘地书!’

眼前这本看上去不起眼的书,就是传说中的天地五宝之一,通晓这大地一切奥妙的地书!

剑长老不服气的哼道:“孕育计划不荒唐吗?以人为种,这还不荒唐?”

地书狠狠的呸了他一口:“呸,我看你才荒唐,你不是一直都想改变御命人的命运吗?怎么眼下有了可以改造的机会,你又退缩了?”

“人伦?那是狗屁,我早就告诉过你了,你们御命人的诅咒,是蛇祖那骚娘人亲手施下,除了她本人,无人能解,而结合妖兽之血解咒,是这世间唯一的办法,如果你放弃了,那御命家族也离灭绝不远了。”

“住……住口,不得胡说!”剑长老脸色一变,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大殿门口,小声道:“这里是蛇祖大殿,切莫胡言乱语,不尊重蛇祖的话,我听到没关系,如果叫外人听到,那可大事不妙了。”

地书无奈的叹了口气:“大事不妙?你还真是固执……以你我的实力,放眼这天地间,何人是咱们对手,都过去这么多年了,你怎么就不敢放手一博呢?”

剑长老哼道:“我早就和你说过,在没有破解家族诅咒之前,我是不会听从你的命令的。”

“固执的老家伙……”地书愤愤说了一句,笔直向下,往剑长老怀中飞去。

“先别急着睡觉,有件事我还要问你!”剑长老一把将它抓住,问道:“为什么要阻止我杀掉那个小子?还不让我难为他?我想知道理由!”

“理由?嘿嘿,当然有理由,我看不透他的内心,这就是我的理由,不要去惹他,至少,在我想通之前。”地书冷笑了一声,飞进剑长老的胸口。

剑长老脸色阴沉之极,重重的跺了下脚,才匆匆离去。

……

昏暗的地下室中,龙飞盘膝坐在云香的身上,体表黄光闪耀,代表着他正在运转神龙吐息。

一丝不挂的云香老老实实趴在那里,让龙飞舒服的坐在她的身上。

一还一报,你要怎么对我,我就怎么对你,一刀杀了你,未免太便宜了。

这就是龙飞现在对云香的想法。

许久,龙飞收功睁眼,打了个哈欠,拍了拍身下昏昏沉沉的云香:“翻过身来,我要睡觉了。”

云香乖乖的翻身,龙飞躺下,舒服的枕着她柔软的胸部,酣酣入睡……

地下室中没有白天黑夜,龙飞也不知道在这里面过了多久,他只知道,他的斗气一天比一天强,一种继将要突破的感觉早就在心头环绕了。

剑长老一直没有来这里,也没有其它人来,很长一段时间,龙飞除了云香,根本就看不到别人了。

直到有一天,地下室的门打开了,一个清秀的白衣女子走了进来。

当龙飞看到站在眼前的白衣女子时,他怔住了。

因为这个女人,他认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