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是一间昏暗的地下室。

龙城学院第一高手,假面战士,就在这间地下室中,进行着修炼。

依然蒙着面,宽大的衣服遮住了一切。

他(她)的动作很快,左闪右躲,在地下室中不停移动着位置,身法之快,并不逊于龙飞的幻步,诡异程度,更是让人惊叹连连。

无声无息间,他的身影消失了。

玄光镜仍然映现出地下室的情景,这说明他此时仍然身在地下室中。

他去哪儿了?

遁形?

隐身?

看着空无一物的地下室,龙飞只觉得后背都凉嗖嗖往外冒冷风。

面对一个力量强大的对手,还可以想对策去战胜他,可面对一个可以遁形隐身的对手,怎么做才能战胜他?

遁形,这就是假面战士的实力吗?

“啪!”

就在龙飞暗自揣摩之时,玄光镜上的法力消耗一空,有关假面战士的画面立刻消失了。

这次时间怎么这么短?难道使用玄光镜,会导致效果一次不如一次吗?

又试了几次,玄光镜还是一点反应都没有。

龙飞茫然不解。

他哪里知道,所谓的普通法器,都有一个共同的缺点,那就是使用的效果,会随着目标的强弱,而各有不同。

就像这次,假面战士释放的力量远远超出了玄光镜可以承受的范围,画面终止,一点都不奇怪。

就在龙飞琢磨玄光镜为何失常的时候,外面有人敲门。

苏青岚来了。

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,自从龙飞上次和苏青岚坦白以后,他总感觉现在苏青岚看他的眼神变了。

变得温柔?躲躲闪闪不敢直视?

很奇怪的眼神,里面包含了什么意思,他却不太明白,不过有一定倒是可以肯定,那就是现在苏青岚对他的态度,己经开始转变了。

向好的一面转变着。

“我母亲要见你,今晚,苏家祖陵。”

苏青岚只对他说了一句话,转身就走,她似乎早己经认定,龙飞一定会去。

显然,她猜对了。

苏青岚要见自己,这样龙飞不由自主的想到了他和苏青岚的事。

二人婚约己定,而且早己经公开了,只是什么时候成亲,却一直没有订下来。

难道她母亲叫我,是为了和我商量成亲的事?

虽然见面的时间和地方有点怪,但出于对苏青岚母亲的尊重,这个邀请,他肯定要去。

夜晚。

当月亮升到半空时,龙飞展开鹰翼,像一只大鸟一样落在了苏家祖陵。

等待他的人不是苏青岚,而是那个拄着拐杖的白发老太婆,绿珠儿。

绿珠儿一脸阴鹫的看着他,月光下,祖陵前,老太婆,这让龙飞不由自主的想到了‘鬼’这个字眼,不过还好,他的胆子一向很大。

“青岚呢?”他开口问道。

“她没有来,进去吧,小姐等你很久了。”

绿珠儿拄着拐杖,佝偻着背向祖陵入口走去。

小姐?她口中的小姐,是在说苏青岚?还是在说她的母亲?

龙飞疑疑惑惑跟着绿珠,一同走进祖陵。

“小姐,人来了。”

绿珠儿向下面喊了一声,拐杖一指,示意龙飞自己走下去,而她却掉转身子,出去了。

干嘛搞的这么神秘?

龙飞疑惑不解。

祖陵地下,武疯子早己经不在这里了。

玉桌前,只有一名仪态不凡的白衣妇人坐在那里,她正是苏青岚的母亲,苏明珠。

“龙飞是吧?来坐吧。”

一看到龙飞,苏明珠展颜一笑,示意他过去坐下。

龙飞施了个礼,走了上去。

靠近苏明珠,龙飞立刻嗅到一股似有若无的香气,只闻了几口,他就感到脑袋有点变得飘飘然了。

这股香气不是胭脂水粉的味道,而是苏明珠身上自有的香气,似有若无,但不恶俗。

近距离观看苏明珠,就连龙飞都不禁暗自感叹,这女人保养的真好。

她是苏青岚的母亲,而苏青岚己经年过二十了,这样算的话,苏明珠的年纪最少也有三十几岁了,可近距离看她,仍和二十出头的少女相若。

眼角没有丝毫皱纹,一张素颜白晰粉嫩,一笑一颦都能让人突突直跳。

妖精!

龙飞在心里暗暗评价道。

如果苏青岚不板着一张脸,也会是这样吧?

桌上无酒,但却有壶花茶,没用苏明珠伸手,龙飞起身给她和自己各倒了一小杯。

“上次的事,多谢你了。”苏明珠妩媚的冲着龙飞一笑,浅浅的尝了一口花茶。

“意外之举,算不得什么。”

看着苏明珠妩媚的眼睛,龙飞心里总是会莫名其妙的产生一种冲动,想要把她按倒在地的冲动。

他在心中自己暗骂不己,可却还是控制不住自己去想,除非……不去看她的眼睛。

她用的难道是斗技?

龙飞心头一跳!

苏家的斗技一向以诡异著称,苏明珠能够使出以眼惑心的斗技,也算不得什么稀奇。

心念至此,龙飞顿生警惕,不在去看她的眼睛,眼观鼻,鼻观口,口观心,六念全无。

没过多久,他心中的欲望消失了。

好险,这个女人,她想干什么?她不会是想勾引我吧?

龙飞心中冷汗直冒,母女兼收这么邪恶的事情,他才没有想过呢……

“你能和我说说你是如何做到的吗?我是说用御命家的‘邪剑术’除掉这里的邪魔。”

苏明珠的声音很轻很柔,但她这句话却是用一种不容商量的语气,向龙飞质问。

这让龙飞顿时产生了一种抵挡情绪,他又不是犯人,这样问他,他自然会心生不满。

“邪剑术是一名异人传授给我,那时我还很小,不太记得那个异人的样子了……”

龙飞信口开河,从他很小很小时讲起,可关于如何杀了苏敏这件事,他却只字不提。

许久,苏明珠叹了口气,打断了龙飞‘漫长的回忆’,说道:“能将你杀掉邪魔时用的邪剑给我看一下吗?”

“剑己经毁了。”这次龙飞没说假话,四元力剑,的确毁掉了。

苏明珠咪起了眼睛,她的眼又细又长,咪起来的时候,倒是和狐狸那种动物有几分相似。

“据我所知,御命家的‘邪剑术’都是用以命养剑的方式来进行邪剑修炼,剑在人在,剑亡人亡,可你的情况,好像和‘邪剑术’的传说,有几分不同呀。”

龙飞一怔,心思一转:“呃,是啊,我也很奇怪,可惜找不到那位异人,要是能找到,倒是可以一问。”

“哼!”苏明珠重重的哼了一声,她这是在向龙飞表示不满。

什么异人,邪剑术,全都是一派胡言。

自从上次祖陵事件过后,苏明珠就曾亲自前往御命家族去调查过邪剑术的事,从御命家族,她己经得到了准确的消息,那就是邪剑术根本不可能杀死斗神之魂。

别说杀死斗神之魂,就算是普通强者之魂,邪剑术都做不到。

龙飞在说谎,她早就看出来了。

龙家的小家伙,看起来很不好对付呢。

苏明珠心中恼怒。

“苏家祖陵里的那个邪魔是谁,我想武疯子早就和你说过了吧?”

龙飞点了点头,这件事,他倒是没什么可以隐瞒。

“那是我们苏家的老祖宗,苏敏先祖的斗神之魂!哼,斗神之魂不死不灭,你能杀掉?真是可笑之极!”

苏明珠的情绪波动起来,如果说刚刚她还乖的像一只小猫的话,那她现在己经彻底变成了一头老虎。

一头要吃人的母老虎!

看着苏明珠的变化,龙飞现在才搞明白,此次苏明珠要见自己的目地。

原来不是为了自己和苏青岚的婚事,而是要和我追究杀了苏敏斗魂的事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