将玉牌上的内容反反复复查看了数次,最后龙飞得到一个准确的答案,噬魂散的药效,确实无解,服食噬魂散,根本就没有解救的法子。

不过就算这样,龙飞仍然没有放弃,玉牌上面面的配方那么多,就算没有针对噬魂散破解的法子,可是,如果不从这方面入手,而是另找一条路呢?

比如,要是能够炼制出天地造化丹那一类强大药物,给龙腾服下,就算噬魂散的效力仍在,也足以改变他的身体了吧?

天地造化丹虽然不是自己选取材料炼出来的药物,但龙飞相信,竟然八卦炉能够炼出第一颗来,就绝对能够炼出第二颗!

龙飞越想越觉得自己的思路正确,所以当他再次翻阅玉牌,关注的不在是噬魂散方面的内容,而是将精力转多到了其它种类的药物。

“全族戒备,找出凶手!”

“听说了吗?二长老家的小兰娜被四级炼药师偷袭,中了一种放屁不止的药物,药力之强连二长老都束手无策,现在都过去三天了,还在放呢……”

“怪不是我昨天经过兰娜的房间,嗅到一股怪味呢,原来是中了别人的暗算呀,可也不对呀,有哪位四级的炼药师有那闲心和她开这个玩笑?我看是二长老无力为力,夸大其词呢吧?”

“就算夸大其词,可以二长老二级炼药师的实力,居然解不开那怪药,可想而知下手之人的实力了。”

“嘘,小声点,现在二长老下令,不允许讨论这件事了,要是传到他的嘴里,咱们可就有好果子吃喽。”

“说的也是,哎呀快走,二长老向这边走过来了,他现在正在气头上,咱们可别成了他的撒气筒。”

……

龙飞炼出来的爆气丸,作用足足发挥了四天四夜,兰娜也足足爆气放气折腾了整四天,到最后,她整个人都放虚脱了,如果不是二长老为她炼制了好几副养气补血的药,她都己经趴在**起不来了。

严查凶手,此事被二长老定性为其它炼药师向龙家族发出挑战的讯号,因为以他二级炼药师的实力,居然化解不了药力,甚至,连让药力加快一点消失都做不到。

能够炼制出这样强力药物的人,实力最起码也在三级以上,不,三级也不对,三级的药物也没有这么强,下手的人,最差也有四级炼药师的实力。

从药力上分析,二长老认定了,下手之人的等级绝不会低。

被二长老这么一折腾,龙家族全体动员,誓要找出凶手。

当龙飞得知这个消息后,除了无语就是无语,不过他也相信,这件事不管怎么查,也绝不会查到自己身上,因为二长老己经认定了,这是‘四级’炼药师下的手。

不过话说回来,八卦炉炼制出来的药物,还真是有够强力呀。

……

随着和白家比武日期的临近,龙家族上上下下都开始活动了起来,龙飞在腾龙阁还没待上几天,就被龙傲天叫了出来。

叫他出来是指派他去飞云城办一些事情。

龙家族掌管的隐龙镇,只是一座小镇,虽然身为族长的龙傲天拥有对隐龙镇的管辖权利,可并不是绝对,实际上,隐龙镇一直归属飞云城管辖。

也正是因为这样的原因,龙家族时常要派人前往飞云城处理公事。

这是去处理公事的是龙腾,而跟随他一同去的人除了龙飞外,还有兰娜,龙云和龙风。

之所以带四个孩童去,龙傲天是想让他们出去长长见识,毕竟这四个人从小到大,都还没有离开过隐龙镇呢。

去飞云城需要一天的路程,来回一趟加上处理公事,用不了三五日就会回来了,所以对龙飞这样的年纪的孩童来说,这样的机会实属难得,听到以后,龙飞一口就答应了下来。

本来龙傲天打算的人选中并没有兰娜,是二长老强烈要求,说是出去让兰娜散散心,人选中这才额外又添加了一个。

天刚蒙蒙亮,龙腾就带着四个孩童出发了。

此去路程虽不远,但考虑到弟弟们的体力,龙腾决定提前出发,因为只有这样才能在天黑以前,顺利的赶到飞云城。

兄弟几人各自骑上马匹,绝尘而去。

龙家子弟从五岁开始修习斗气的时候,就己经在学习骑术了,所以驱马奔驰这件小事对龙家子弟而言,根本就不叫什么难事儿。

行至中午,来到林河附近,此地离飞云城大约还有不到一半的距离,龙腾发话,让马匹休息一下,在赶路。

在这一路上,最开心的就要属脸色略显苍白的兰娜了,对她而言,和龙腾同行,就是她开心的理由。

和她的开心相比,龙腾对她简直冷漠极了,往往她问十几句,龙腾才从嘴里不情愿的挤出一个单音来,不是‘嗯’就是‘啊’摆明了在敷衍她。

不过这傻妞似乎一点也没有看出来龙腾反感她,仍然围在她身前吱吱喳喳说个不停。

“马上就要到飞云城了,现在我就和你们说一下进城后需要注意的地方。”

龙腾只是比较反感兰娜,但他对同族兄弟,却一直关爱有加,所以趁着休息的空档,给他们说明了一下飞云城的基本情况。

飞云城是斗星行省非常重要的一座城市,南通帝都,北连红云府,可以说,想要离开斗星行省,首先要到达的地方,就是飞云城,这里是通往其它地方的咽喉之地。

也正是因为这样的原因,飞云城一直都很繁华,每天往来的旅人不计其数,可以说龙蛇混杂什么样的人都有。

人多了难免会发生各种意外,所以需要注意的地方,还真是蛮多的。

当然,龙腾说的那些需要注意的地方,全都是针对小孩子说的,比如不能到处乱跑,进了城要老老实实跟在他身后,不能看到什么都上前触摸,也不能去欺负别的小朋友……等等等等,当然这些问题对一个成年人来说,却是可无可有。

等到龙腾说完,包括龙飞在内,几个小家伙都郑重的点了点头。

龙风挠了挠头,左右观望了一阵,小心亦亦的问道:“龙腾哥,听说林河附近有山贼出没,这件事是真的吗?”

“哈哈,山贼?”龙腾大笑:“林河草竹山出没的山贼,早在十年前就己经在二叔的带领下,被剿灭得干干净净了,有山贼这件事,是四叔婶和你这么说的吧。”

龙腾口中的四叔婶,正是龙风的母亲。

龙风黑脸蛋一红,不说话了。有山贼这件事,龙风每一次淘气,他母亲都会对他说:在淘,在淘小林河的山贼就把你抓去煮了吃了。

望着远方,龙腾略有感触道:“自从十三年前天心亲王接管斗星行省起,行省境内的山贼就接二连三的销声匿迹了,这一切,可都是那位帽子亲王的功劳呢。”

“帽子亲王?”龙风又来了精神。

“小孩子,瞎打听什么?”

龙腾脸色一正,转过头,暗暗吐了吐舌头,帽子亲王这个称呼,可绝不是什么好词,他也是听别人说起过那位亲王的往事,今天才顺嘴说了出来。

“腾哥哥,咱们的马匹那有个人!”

就在这时,兰娜突然尖叫了一声,跳着脚,指向放置马匹的草地。

众人皆是一凛,不约而同抬眼望去,顿时全都怔住了。

就在五匹马的前面,站着一个将两手拢在袖子里的灰衣男子,他的背微微有点驼,脸上还蒙着一块白布,只露出两只凶恶的小眼睛,直勾勾的看着众人的方向。

这是谁?怎么这副打扮?

龙腾心里一惊,正要上前问话,灰衣男子己经向着这边走了过来。

他的双手仍然拢在衣袖中,上半身一动不动,甚至下半身也只有两只脚来回的移动,虽然步伐很小,可是速度却很快,一眨眼的工夫,就来到了众人面前。

“打打打……打打打打……打打打打……劫!”

灰衣男子憋了半天劲,打打打了半天,最后猛地一跺脚,才从嘴里蹦出一个‘劫’字来。

“山贼!”

兰娜娇喝一声,抽出鞭子就冲了上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