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这易森,虽不如易辰,但也是一个难得的好男儿!”杜良目视易森的背影,又转头看了看自己的孙儿杜子腾,脸上闪过一道欣慰之色,“好在,子腾虽有所不如,但也让人较为满意了。”



    诺德·齐北沉住气,见到这一对兄弟走到如今这条路上,他心中也是感慨不已,暗暗发誓:“我诺德·齐北,决不要做这样让自己后悔的事。”



    杜子腾性子沉稳,医术远不及其爷爷,但也比许多医师要厉害,就算独自开一家医馆,以医为生,也是完全行得通的。



    对于易辰,杜子腾是十分敬重的,这是一个医术比他爷爷更高的人,他没有半点嫉妒,而是浓浓的钦佩,在他看来,有这样的医术,天赋是一个原因,自身努力,也必不可少,而且,还是超出常人想象的努力,只有付出了足够的汗水,才会有此收获。



    而对于易森,杜子腾则是同样理解对方的心情,而且,不是当事人,也就对他们的事情没有评论权。



    于是,大厅里,医圣杜良、杜子腾和诺德·齐北,皆是沉默不语,等待易辰表态。



    “等等…”在易森即将跨出大厅的时候,易辰终于喊了一声。



    闻言,易森身影顿了顿,缓缓转身,定定地看着易辰。



    易辰走上前,来到易森身边,轻声道:“本是同根生,相煎何太急,你我本是兄弟,曾经因为一些事情,发生了一些误会,也许心里难免会有疙瘩,但这些终究会过去,我们流着一样的血液,就算我与易家断绝了关系,但,我依旧承认,你是我大哥。”



    易森怔怔地看着这个沉稳异常的少年,半晌才道:“二弟,你当真不恨我?”



    毫不在意地笑了笑,易辰道:“为何要恨你?”



    闻言,易森几乎是脱口而出:“因为我背叛了你!”



    哪知,易辰却是淡淡摇头:“不,你没有背叛我。当时的情况,我也理解你的选择。而且,说起来,我还要感谢你。若不是你当时选择站在郎默那边,我也很难彻底与易家摆脱关系,你要知道,在易家,我受到的束缚太多,也是我所不乐意的。”



    没等易森说话,易辰又道:“在易家,还值得我怀念的,只有两人,一个是大哥你,还有一个,就是我们的母亲,十年前病逝的母亲。其余人,从他们漠然对待我的那一刻开始,就已经从我心中除名了。”



    “二弟!”听闻此言,易森心中流淌着一股股暖流,苦涩的脸上,绽放出一抹喜悦的笑容。



    易辰不是发疯,而是跟随自己的本心走,这具躯体,在潜意识里,还潜藏着对这个大哥的依赖,还怀念着曾经两兄弟亲密无间的日子,他既是三千年前的易辰宗师,也是三千年后的纨绔少爷,他融合了这具躯体的记忆,也继承了这具躯体的一些感情。



    所以,他在面对易森的时候,才会做出种种出乎人预料的决定。



    “此子气量,堪比杜相!”杜良又一次在心中发出感慨。



    杜相,傲剑帝国建立之后的第一任宰相,左相杜旦,气量第一,闻名于世,直到他死后,世间依旧流传着关于他的故事,‘宰相肚里能撑船’说的便是有关他的故事,号称傲剑大陆历史上气量最大之人,也是历史上唯一一个,皇帝、官爵、百姓、强者们共同尊重之人。



    这一点,即便是三千年前的易辰,也远远做不到。



    杜良心中的感慨,自然有些夸张,但易辰此举,倒也让人看到了他非同常人的气量。



    但他心中却有另一种不同的解释:“本是亲兄弟,有什么解不开的仇怨,以至于刀剑相拼?”



    无需置疑,易辰是真的没有把易森的过错放在眼里,抑或,与心底那一份突如其来的兄弟情谊相比,那点仇怨,在易辰眼中,已经算不上什么仇怨了。



    “如果你相信我,那么就继续呆在这里,我去办一件事,办完回来,定会给你一个天大的惊喜!”易辰神秘一笑,遥望北方茫茫之地,那一座著名的大山,圣蕴山。



    虽然不知易辰说的是什么惊喜,但易森相信,既然二弟说是惊喜,那么就一定是让人震撼的惊喜,只是,他张了张嘴:“真的可以吗?我,二弟…你真的原谅大哥了?”



    易辰明确地点头:“打仗亲兄弟,上阵父子兵,后面一句,我不在乎,但前面一句,我自认还是可以努力做到。所谓兄弟齐心,其利断金,这天下,大可去得。”



    “二弟,对不起,谢谢!”易森说话有些混乱,或许是情绪过于激动,抑或出于别的什么原因,但不可否认,能够得到易辰的谅解,这是他之前想都不敢想的事情,甚至,易辰不找他的麻烦,他就已经觉得这是二弟大度了,哪还敢奢求更多。



    摆了摆手,易辰道:“这些见外的话,就别说了。莫要让大家看了笑话。”



    易森下意识地擦了擦眼角溢出的咸泪,微微点头:“我本是准备回烨冕城,但既然二弟你这么说了,那么我便留在此地,等待你的归来。”



    杜良笑道:“恭喜,小兄弟,易公子,恭喜你们化解误会,再叙兄弟之谊!”



    诺德·齐北也是拱手道:“易兄,易大哥,恭喜!”



    杜子腾站起身来,微笑道:“两位易公子皆是人中龙凤。易森公子有勇气坦白过错,承认过错,负担责任,值得钦佩,易辰公子气量甚大,能够抛却那些多余的仇恨,更令在下佩服。在此,我代表自己,也代表我爷爷,祝两位成为傲剑大陆的另一个双龙!”



    双龙,乃一对亲兄弟,分别叫陈旭与陈龙,生于战乱时代,最终站在权力之巅,拥有实力之极,但两兄弟之间的情义却并未因为权力和实力、金钱等物质而变质,为傲剑大陆留下一段佳话,是许多兄弟争相模仿的模范。

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易辰的目标很远大,抱负更远大,易森能不能跟上他的节奏,暂时还是个未知数,但易辰尽管心知肚明,还是对杜子腾道了一声谢。



    对于易辰这般成熟稳重的表现,易森心中,感慨不已:“母亲,你看到了吗?二弟,正如你希望的那般,成为一个男子汉了!只是,父亲与他的关系,却是水火不容,仿佛八字相克一样,你说,我究竟该怎么办?毕竟,他体内虽然流着你的血液,却没有流着父亲的血液啊!”



    他心中那句没有说出来的话,究竟是一时思绪混乱,所以才想错了,抑或,真有其事?



    为何,他会感慨,易辰体内没有流着他父亲易风的血液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