半个时辰后,烨冕城外的人,陆陆续续离开了。



    萧远算是与易家闹翻了,这时候,也不知道以什么态度,去与易家相处,索性带着萧何赶回边城,既然易辰说了会来找他,就一定会做到,对于这一点,他还是很有把握的,这是一次赌博,但胜率,终究比较大。



    王海、沈落阳等人,也在叹息声中,回了剑士公会和皇家剑士初级学院。



    葬剑山庄人群中,叶凡捏了捏拳头,心中恨恨地想到:“可恶,竟然被他逃走了!”



    与之相反的是,叶若菲却是松了一口气:“还好,他成功逃走了。”



    庄主叶青缓缓道:“都走吧,今天的事情,就当是什么也没有发生。”说完,他深深地看了叶凡一眼,随后便与宇文虞,以及几个丫鬟、家丁,一同离去。



    一路上,众人议论纷纷,不过议论的对象,最多的还是易家。



    这一次,易家可谓是大输家,失去了郎默将军的帮助不说,还间接得罪了郎默将军,更让人幸灾乐祸的是,易辰这么个恐怖的天才,也被易家错过,连带着,王海、沈落阳等人,也开始有意无意地疏远易家,与萧远这个世袭伯爵,之间的友谊,也是消磨殆尽。



    “哼!这就是你做的好事!”易天楠瞪了易风一眼,铁青着脸,那眼神,让易风感觉背后冷汗长流。



    “不,不是我的错,都怪那个逆子!不,他不是我儿子,是个混账!”易风心里,对易辰,越发地怨恨起来。



    热闹的迎接仪式,虎头蛇尾地结束了。



    迎接的对象,带着对这座城池的恨意,挥军北上,最终的结果,是谁也没有预料到的。



    森林中。



    “呼~呼~”一个少年,嘴里传出沉重的呼吸声,歪歪倒倒地来到小溪边,将浑身血液,洗尽以后,才又艰难地朝着另一个方向,蹒跚行去。



    许久,少年再也支撑不住,双脚一软,摔倒在地面上。



    少年轻声喃喃:“想必,他们想不到我敢到这里来吧?”



    这里,乃烨冕城数十公里以外,一座庞大的森林,名为‘死神的故居’,是大陆上危险程度仅次于魔兽森林的存在,面积算不上大,在傲剑大陆,排在十名开外,但却没有人敢深入其中,凡是进入‘死神的故居’深处的人,从未有人活着回来过。



    少年挣扎着盘坐起来,双手做出古怪的印结,眉头皱起:“可惜我那些针都没有带出来,这伤势,怕是得花费不少的时间,才能够痊愈。”



    他的模样,极为狼狈,而且,精神也显得疲惫不堪。



    不出意外,此人,便是从烨冕城外,逃跑而来的易辰。



    凭着重伤之躯,易辰,凭借那妖孽的毅力,穿越了整整三十多公里的路,直到烈阳下山,接近傍晚十分,才终于支撑不住,这一次,他算是机关算尽,绝招尽出,体内斗气和劲力,只剩下那么一丝,灵魂之力,更是消耗完全。



    纵是他知晓无数高级剑术,又懂得剑意,连灵魂冲击的绝招,都使了出来,却依旧只能与剑皇,打个两败俱伤!



    这一次战斗,也让他了解到,自己与那些高手之间的差距,比自己想象中,大了太多。



    一丝丝灵气,通过他皮肤各个毛孔,乃至细胞之间的间隙,钻入他体内,一点点被炼化,进而融入到斗气与劲力当中,一点点地恢复着伤势。



    这一战,他的经脉,差点被胀破,即便他心中,有无数的强大招式,身体与修为,却无法支持他将它们施展出来,这种感觉,憋屈到了极点,也让他更加坚定了,提升修为与身体强度的决心。



    “呼!”



    一个时辰以后,易辰长长地吐出一口浊气,精神,恢复了不少。



    伤势,依旧在,但比起先前,却好了不止一倍,不过,易辰也知道,想要完全恢复,怕是需要更多的时间,前期恢复起来,比较容易,但当恢复到了八成乃至九成的程度,就需要一周,乃至半个月的时间,才可能将剩余的那一两成伤势,完全消除。



    缓缓站起身,看了看四周,易辰猛然一跳,纵身而上,身影跃到一颗大树上。



    闭上眼睛,易辰便陷入沉睡。



    今天,他的精神,疲惫不堪,修炼是需要耗费精神的,如今他灵魂之力消耗完,自然是更加坚持不住,一股疲倦席卷而来,几乎是闭上眼睛,他便已经沉沉地睡着了。



    没多久,一个白发紫眸的中年,出现在半空中,正好,处于易辰旁边。



    “希望她的选择是对的吧。”妖异的中年,轻声喃喃。



    随后,他摊开手掌,缓缓搭在易辰手腕处,一股精纯的不知名的能量,如绵绵溪水般,顺着易辰的手腕,灌注到易辰体内。



    熟睡中的易辰,完全没有发现,自己的伤势,正以令人惊悚的速度,消失着,短短片刻,其体内的伤势,便完全消失,身体,也恢复到最巅峰时刻,而这,才仅仅是开始。



    当身体完全恢复,精纯的能量,一进入体内,便融入到各大斗气漩涡与劲力漩涡中。



    易辰身上的气势,陡然爆发,并且在极短的时间里,节节攀升!



    在这个过程中,他的灵魂之力,也奇迹般地恢复着,速度,一点也不必修为提升的速度慢。



    剑师四级、剑师五级…剑师七级!



    直到剑师七级的时候,这一股气势,才停了下来,而睡梦中的易辰,却是什么都没有发觉到,放佛这一切,都只是错觉般。



    “恩?”中年目光忽的一凝,赫然松开了手。



    连连退了几步,中年惊疑不定地凝视着易辰,目光中,隐隐带着一丝忌惮。



    他的神色,变得极为凝重:“这小子,果然有些古怪,刚才那一丝能量,竟然在吞噬我输出的能量!天地间,竟然有这样的能量存在!”连续注视了易辰许久,直到确定易辰并没有醒来,他才转身飞遁,身影,眨眼间,便消失在漆黑的夜里,留下一道微不可闻的声音,在森林里回荡,“看来,她的选择,应该没有错。”



    中年的身影,最终消失在,森林北方那座高山尽头。



    清晨,易辰脸上,挂着一抹,如婴儿般的微笑,神了个懒腰,心情颇为不错。



    昨晚,他做了一个梦,梦里,自己的身体,不仅完全恢复,连带着,自己的修为,也提升了好几级,成为一名高级剑师。这是一个好预兆,易辰相信,这个梦,将会在不久之后,转化为现实。



    “恩?”易辰突然感觉到什么,一身睡意,消失得无影无踪,捏了捏拳头,“我的身体,没错,恢复了!这不是梦,这竟然是真的!”



    可是,他却怎么都想不通,自己的身体,为何会发生这样的变化。



    易辰没有去多想,他知道,以自己现在的知识储备,无法解释清楚这个问题,想得再多,也是徒增烦恼,浪费精力。



    “若是现在再让我对上郎默那厮,拼着重伤的后果,我有六成把握斩杀他!”易辰眼中闪烁着精光,高级剑师的感觉,真的很好,“不知道到了剑王,又该有多强的力量!”



    虽然见过无数强者,甚至还亲手培养出五大剑圣,以及与剑皇战斗过,但对于剑师之上的力量,易辰,依旧不是很清楚,毕竟,任何猜测,都没有直观的感受,来得真实。



    这一天,是易辰的幸运日。



    但这一天,却是另一群人的末日。



    在烨冕城北方的罪恶之城外,一群人,正面临着他们今生最大的危机,他们周围的地面上,却是横七竖八地摆满了尸体,这些尸体中,甚至还有快要生子的孕妇。



    始作俑者,却是正在经历他们一生中,最恐惧的时刻!



    ps:第一更奉上!第二更在晚上十二点左右!另外,感谢在书评区提出宝贵意见的书友,虽然没有完全回复,但每一条,我都仔细看过!郑重感谢大家!



    最后推荐一本书,传送门:[bookid2556858,bookname《仙道神座》],书荒的朋友可读来试试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