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187章遇习之莫



    “轰隆隆~轰隆隆~”地面轻微地震动着,空中传来一阵震耳声,视线里则是出现了四个庞然大物的身影,那庞大的躯体,极具压迫感,让人忍不住呼吸都随之一窒。



    路上花费了一个多月时间,当易辰又做出了突破,成为二级剑皇以后,他们的身影,已经越来越接近帝都,只剩下约莫三四天的路程了。



    也许是上次四人接连突破刺激到了姜樊和姜涛,这两人竟然也执着地刻苦修炼起来,姜涛已经达到了剑圣级别,短时间里不会有太大的进步,但姜樊却不愧是天才,短短时间里,竟然又隐隐有要突破的迹象,那一堵坚墙,或许用不了多久,就会被冲破。



    直到这时,姜樊脸上,才稍微轻松了少许,但也感觉压力异常大。



    而他们所不知道的是,两队人马,远远地跟在他们后面,距离他们大约只有两天左右的脚程。



    这两队人马自然就是大禹族和君主神殿的人,本来他们跟易辰一行人之间的距离并不至于相差这么多,只是他们要一边寻找易辰行走的路线,一边又要随时回报消息,导致一路上总是慢那么半拍,结果不仅没有追上易辰,反而被越拉越远。



    “快要进入帝都范围了,看来,这次不得不再进帝都一趟了!”大禹族的代表人物,低沉的喃喃。



    “来人。”他大吼一声。



    “大人。”几个手下立马转身。



    “你们回去禀报族长,就说易公子前往帝都,我们没能追上,如果要邀请易公子的话,我不得不进入帝都,恐遭意外,所以需要动用一下帝都的棋子。”中年道:“我们就此兵分两路,你们回去,我继续跟着易公子。”



    “诺。”几个手下不敢怠慢,领了命令便骑着烈马奔向另外的方向。



    大禹族距离帝都不短也不长,快马加鞭大约二十天就能到达,不过他们这些马可不是普通的马匹,速度要快接近一倍,是马匹中的优等马,是精挑细选出来的,所以,他们完全可以把花费的时间缩短到十天出头。



    另一边。



    “这小子来帝都做什么?难道真准备接受那所谓的世袭侯爵的封赏?”君主神殿的临时主事人脸色阴沉,很不好看,语气阴森森的,“真不知道殿主为什么下达这样令人费解的命令,难道这小子还有别的什么来头?但有再大的来头,也不至于君主神殿搞出这么大的动静吧?难道这天下间还有能超过君主神殿的势力?”



    他从小到大,都生活在君主神殿,偶尔出去也只是为了完成任务,他是忠于君主神殿的,同时,他以君主神殿为骄傲,在他眼里,君主神殿才是这世界上最强大的势力,其余任何势力都应该成为君主神殿的一部分,应该被君主神殿吸收,甚至,他认为这天下都应该由君主神殿来掌控,那皇室赢家根本不算什么。



    他对君主神殿的信仰,是狂热的,是奔腾的,永不停歇的。



    也正是如此,才导致他对君主神殿那位神秘的殿主所下达的命令难以理解,甚至有些小小的抵触,但这毕竟是殿主的命令,他最后只能选择遵从,但他心里却是对易辰颇为怨恨。



    “等着吧,等你的身份被拆穿,不等殿主下命令,我势必宰了你!”眼中闪烁着精光,这个头上烙印着更加神圣印记的中年,浑身散发着一股危险的气息。



    正好君主神殿距离帝都不远,他也不必派人回去汇报消息,直接回去一趟也无妨,反正花不了多少时间,这也是君主神殿的地理位置的优势。



    说起来,他也挺郁闷的,领着这么多手下,绕着傲剑大陆跑了一大圈,结果,硬是没有追上易辰,最后又饶了回来,要不是易辰整天乱跑,他早就追上易辰了,所以,他心里已经把这一切都算在易辰头上,磨刀霍霍,就等着他期待的那一天到来。



    临到帝都地界边缘,易辰一行人停住了身影。



    没想到在路上竟然遇到两个高手战斗,尽管两人都算不上顶级高手,但他们的修为,也都不在姜樊之下,一个是三十岁左右的大汉,一个是年过花甲的老者,老者招招精妙异常,蕴含较为深奥的剑意,体内斗力丰富、精纯,但气血不如那壮汉旺盛,壮汉虽领悟了剑意,但还无法从容施展,只是他习得的剑术很好的弥补了这个缺点,不仅如此,他气血旺盛,外加剑术上的优势,竟然一度压制着老者。



    易辰一行人的到来,令老者与壮汉战斗的身影飞离开去,缓缓站定后,老者充满探究的目光,转移了过来,而壮汉则是多了一丝警惕和忌惮。



    “你们是谁?”老者没有说话,壮汉问了出来。



    “我们是谁不重要,事实上,我们只是路过此地罢了。”易辰感觉自己天生就是吸引麻烦的人,无论走到哪里,总是会有各种各样的意外发生在他身上,他有时候都怀疑,难道自己真的这么遭天妒吗?



    他这么一句话,本是不想搀和进来,毕竟,他不是那种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人,他也承认自己没有那么伟大。



    可惜,壮汉却没有理会易辰,而是将目光投向岳胜涛和姜樊两人,在他眼里,这群人的主事人应该是姜樊和岳胜涛才对,至于齐悦和易森,被他无视,而更加深不可测的姜涛,他却只当做一个糟老头子,这家伙脑袋有时候聪明,有时候却不太灵光,他没有想过,易辰一个人坐马车,而且紫尾蜥蜴处于大道正中央,而其余三头紫尾蜥蜴却是排在易辰的马车后面,并列而行,这么明显的身份排位,他都没看出来,不知道他是真傻,还是在装傻。



    岳胜涛皱了皱眉,他甚至怀疑,这壮汉是不是故意如此,目的是为了制造他们的内部矛盾,想要引起易辰对自己和姜樊的不满,



    姜樊则是面无表情,连看那壮汉一眼的精力都欠奉。



    老者拱拱手,对易辰道:“老朽习之莫,旁边的恶贼是君主神殿战斗殿的普通成员,此贼杀人无数,毫不讲理,今天竟然偷袭老朽,老朽差点就着了他的道,小兄弟还是快些离开,别惹上麻烦。”岳胜涛,他一下子就认出了岳胜涛,曾经,他与此人有过数面之缘。



    “老匹夫,找死!”看着老者竟然敢当面说自己的不是,壮汉怒骂一声,血腥的气势顿时爆发开来,手持重剑,力劈而下,“金刚伏魔剑!”



    这个剑术的名字很正派,招式也很精妙,但因为这刺鼻的血腥味儿,却是显得不伦不类,令人很难忍受,有一种恶心的味道。



    “轰~”这威力着实不小,一剑砸过去,那老者硬是不敢与之硬抗,即便有着深奥的剑意,老者也不得不暂避锋芒。



    好在,老者的速度不慢,每次都能恰到好处地躲开壮汉的攻击,虽然显得有些狼狈,但至少没有受重伤,仅仅留下一点轻伤罢了。



    老者使用的是软剑,也是细剑,长度比起普通的细剑要稍微长一点,力量不足,灵活有余,像一条没有骨头的蛇,轻巧灵便,灵动柔和,尽管少了一股子大老爷们儿的霸气,但不可否认,他这套动作很潇洒,要是在年轻人手里使出来,应该很招女孩子喜欢。



    “呵呵,看来,这次不能不管了。”一听到对方是君主神殿的人,易辰就露出一抹阴险的笑容,“正好我也算是跟君主神殿对上了,这次,就先替君主神殿解决一个不听话的棋子。”



    “姜樊,岳将军,你们有把握联手击杀此人吗?”易辰问道。



    姜樊酷酷地一甩头:“简单。”



    “将军只管放心,我们联手,有百分之百的把握击杀此人,再说,还有那老先生在一边牵制他,他想逃也无路可走。”岳胜涛也表示自己的信心。



    “好,那你们就上吧。”易辰一挥袖,“对了,这人自称是习之莫,岳将军,你之前就认识吧?”



    岳胜涛点点头:“不错,只是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他。”



    转过身,他与姜樊一步从紫尾蜥蜴背上跳起,飞入半空中,也不管是不是偷袭,岳胜涛用尽全力劈砍而下,而姜樊则是陡然拔出神剑…近身战斗,他拥有接近九级剑宗的战斗力!



    感受到身后的威胁,壮汉脸色大变,一边躲开岳胜涛那气势汹涌的一砸,另一边则是用重剑抵挡姜樊手中的神剑。



    “咔嚓~!”



    重剑与神剑相遇,没有任何意外,重剑直接碎裂开来,就像是一张薄薄的纸屑,被一把锋利的小刀划破一般,根本就没能阻挡神剑的前进,神剑就像是砍瓜切豆腐一样将重剑划破为几片,最终,破开了壮汉体表的斗力御铠,刺入其胸口。



    “噗~”喷出一口鲜血,壮汉打死也不敢相信,君主神殿出品的精品重剑,竟然跟豆腐似的抵不住对方随意一剑,他死的好冤,要怪,就只能怪他对君主神殿出品的精品重剑太有信心了,只能怪他自己没躲开这一剑。(未完待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