左手始终握着剑柄,右手自然垂下,坐在庞大的紫尾蜥蜴的背上,此时的易辰,在看向叶凡的时候,颇有点居高临下的味道,仿佛一个审视下人的君王,卓然的气度,自然而然地表现了出来。他那清冷的目光中,隐藏着一丝冷漠与杀意,要是叶凡有什么小动作,他会毫不犹疑拔出肠剑,斩杀对方。



    他身边,岳胜涛将军与易森护在左右,其余五个接受了氤氲灵气洗礼的副将紧随其后,最后才是那二百五十名士兵。



    小凤则是赤着精致的小脚丫,坐在易辰前方,小丫头饶有兴致地看着这一切,眼睛一眨一眨的,脚丫偶有晃动,寂静的夜里,发出清爽的‘叮当’声。



    面对强势的易辰,叶凡虽忌惮,但也不至于被吓破胆,他平静地道:“我残害了多少人,干你何事?莫以为你带着这些人来,就能吓到我。”



    由于岳胜涛收敛了气息,叶凡这时候还不知道易辰身边那个中年是个二级剑宗,同时也没注意到岳胜涛身上穿着的将军盔甲,一心只放在易辰身上,这才拥有貌似强大的底气与易辰对话。



    见到易辰座下紫尾蜥蜴旁边的小红,叶凡当即脸色阴沉下来:“你是我葬剑山庄的丫鬟,竟然勾通外人,闯入我葬剑山庄。贱婢,你当真不想活命了么?”



    小红吓了一跳,毕竟见过叶凡杀人不眨眼的样子,而且连老爷和夫人都敢迫害,十足的魔头一个,她顿时花容失色,脸色有些惨白,期期艾艾的,显得十分可怜,但想到易辰,她的脸色又好转过来,强压住心中的恐惧。也不知哪来的勇气,竟然反驳道:“你这坏蛋,不仅给老爷夫人下毒。还以卑鄙的手段控制了葬剑山庄,要不是遇上易少爷,我就被你身边那个**贼侮辱了。”



    “哦”叶凡终于明白了,“原来。齐坤消失这么半天,并不是背叛了我,而是根本就被杀害了。”



    话刚一说完,他就面带阴冷的笑容,看向易辰:“易二公子。无缘无故杀了我的人,是不是该给我点交代?要不然,这烨冕城无数百姓,还真当我葬剑山庄是吃素!”恶人先告状,这家伙逮住一个理由,直接就对易辰开火了。



    然而,易辰就像是看小丑一眼看着他,眼中充满了怜悯与不屑。任他如何阴险。在绝对的实力勉强,终究翻不起半点浪花。



    “岳将军,你先把这家伙控制住吧。”易辰下令,干净利落,没有半点废话。



    “诺。”岳胜涛更干脆。



    拔出重剑,岳胜涛都懒得从紫尾蜥蜴上跳下来。直接驱使紫尾蜥蜴奔出去,在府邸地面轻轻震动的过程中。随意劈出一剑,没有任何花哨。更没有施展剑术,就是这么简简单单的一剑,却是蕴含了如千军万马奔腾不息的气势。



    一剑出,叶凡脸色狂变!



    “剑宗!”叶凡脸色变得铁青,更多的是惊惧。



    寻常剑宗也就罢了,他好歹还有一点点的反抗之力,就算自己死了,也能从对方身上咬下一块肉来,但偏偏此人来自于军队,一身血气冲天,隐隐将周围众人体内的热血都点燃了。



    这样的血气充沛磅礴之人,莫说是劈出一剑,就是一声震怒的大吼,都足以给他带来极大的伤害。



    别人也许只是感觉十分震撼,视觉与感觉上的冲击,都无以伦比,而他叶凡却是在这一股浩然气血的冲击下,血气翻涌,体内能量乱窜,一身魔气直接被冲击了大半,那剑芒还没来得及临身,他便已经惨叫一声,受了不轻的伤势,嘴角也溢出一缕鲜血。



    修剑之人,气血强盛,可破奸邪,视鬼魅如无物,一声大吼,可震散一切妖孽。



    而军队中人和皇室之人,更是远超常人!



    有时候,别说是大吼一声,就是区区一句话,便可轻易绞杀妖魔,就算没有修炼过剑道功法,全身修为皆无,但只要浩然之气沛然,依然可以轻轻松松斩妖除魔,尤其是当世大儒,随意一句话,便足以破除妖魔的防御,令其重伤,乃至陨落。



    岳胜涛不仅是军队中人,更是曾经统领数万兵马的大将军,那是军中翘楚,是妖魔鬼魅最惧怕的人物之一。



    原先,叶凡只当岳胜涛和他身后那些副将、士兵们只是普通的士兵,但直到现在,他才发现,自己错了,错到了极点,这哪里是什么普通士兵,这些人,不仅实力强大,而且皆是士兵中的精锐,那一股子气血,只怕连他老师来了,都得暂避锋芒。



    他原本以为自己修炼到了九级剑皇境,已经足以应付这些人了,但此刻,他才知道,一切都是他自相情愿。



    “轰”



    重剑收回之时,剑芒已经循着那一条轨迹,重重地接触到叶凡。



    “啊!”叶凡发出一道痛苦的惨叫声,一身淡淡的漆黑雾气,刹那间便消失得无影无踪,就像是受到了刺激,抑或是遭遇到天敌,进而再也难以维持下去。



    在葬剑山庄后院某个不为人知的地方,一个老者陡然睁开双眼,眉头深深皱起,感应了一下外面的状况,老者脸上一变,勃然大怒,只手提剑,眨眼间便出现在叶凡的身边,一挥手,叶凡艰难抵抗的剑芒,便自动消散在半空中。



    易辰视线转移,投向了虚空中某个地方,那里漆黑的魔气翻滚了一下,然后又归于平静,他露出一抹富含深意的笑容,旋即转过头,再看向这突如其来的老者,道:“你是谁?”



    实际上,他已经对此有所猜测,但还是准备求证一下。



    果然不出他的所料,这老者的身份与他猜测的一般无二,只听老者怒极而笑:“哈哈哈哈!你带着这么多人来,要杀害葬剑山庄唯一的男丁,竟然还问我是谁?不过,告诉你也无妨,我就是凡儿的祖爷爷!”



    “祖爷爷…”叶凡还不知道葬剑山庄一直隐藏着这么一个强大的人物,而且还是他的祖爷爷,他连忙摆出一副委屈的样子,“祖爷爷,此人蛮不讲理,不仅杀了我身边的侍卫,还勾通山庄的丫鬟,意图谋害我。”



    一听此言,老者更是怒不可遏,当即杀气腾腾,大声道:“小子,大胆!”



    与此同时,他那隐藏在体内的狂暴气势,轰然爆发,这是一股比岳胜涛更加恐怖的气势,即便比不上那些个剑圣,但也差不了太多了,看样子,应该已经达到了九级剑宗的层次,而易辰通过灵魂之力查探,也确认了自己的猜测,对方,的确是九级剑宗,只差一步,便能突破到那剑圣之境。



    易辰万万没想到这老家伙竟然这么傻,叶凡随便一句话,就把他骗了过去,难道他修炼了一辈子,把脑子也给修糊涂了?



    这里的情况,就是一个普通人也能看出来,明显是叶凡囚禁了叶青夫妇,阴谋篡夺山庄的掌控权,而且还修炼了魔功,只要稍微观察得仔细一点,都能发现他体内还没消散完全的魔气,而且,小红是被他身边的侍卫一路追到烨冕城外,幸运地遇到易辰,这才得救……



    可这老家伙不分青红皂白,直接就要动手,就算易辰涵养功夫极为了得,这时候也是忍不住生起一丝怒意。



    但,他依旧没有动手,而是耐着性子,问道:“你在动手之前,不准备先把你那孙子和孙媳妇救出来吗?时间耽搁得越久,他们俩的性命堪忧啊!”



    老者动作停了下来,道:“什么意思?”



    叶凡眼看自己的事情要败露了,连忙打断他们之间的话,道:“祖爷爷,这人杀害了我父母,逼走了我五妹,如今连我叶家嫡系中最后一人也不肯放过,他是要灭了我们整个叶家啊!”



    “啊!贼子猖狂!”老者眼睛当场就红了,直接暴走,根本就不听易辰的话,拔出长剑就要杀过来。



    而易辰却是瞥了那虚空中某地一眼,然后看着杀过来的老者,不急不缓地道:“看来,我破坏了什么人的计划,这家伙似乎很不甘,准备躲在一边偷袭啊!老家伙,你真的甘心被人利用么?”



    后面这句话明显是对这个叶家老祖宗说的,而前面一句话,听在众人耳里,却是充满了疑惑和不解,易辰到底想表达个什么意思?



    叶凡这下子是真的脸色大变了,他做梦也没想到,易辰竟然连那人的存在都察觉到了!



    他之前虽然没有把握留下易辰,但却有把握活下来,就算没有这个所谓的老祖宗,他也相信自己不会死,当然,要是易辰一行人太过强大,他受些苦头是肯定的,但没想到,易辰竟然连他背后的人都察觉到了。

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叶家老祖再次停下,这次,他似乎冷静多了,也发现了一丝丝古怪。



    “你自己曾孙子做的好事儿,你竟然不知道,旁边还有高手伺机偷袭,你也不清楚,你要我说你什么才好啊?”易辰摆出一副无药可救的样子,恨铁不成钢的语气,不知道的人,还以为他在教训自己的晚辈。



    实际上,见到易辰这副作态,岳胜涛等人额头上已经布满了黑线,白眼翻个不停。。。)



    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