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在完成了各种基础训练之后,我们准备安排梅斯特开始一些进阶技巧的训练。但是,他主动找到我们要求同时进行魔法箭矢和高阶格斗技巧的训练。”贾梅尔停了一下,看了一眼塔格奥,接着说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主人,我想您也知道。罗格的高阶格斗技巧,全都是按照女性的身体结构来设计的。梅斯特作为一名男性并不适合训练。而且,正式学习如何使用魔法箭矢之前,还必须花费大量的时间,来进行魔力的凝聚和控制方面的训练。

    如果我们同时让他进行这两方面的训练,必定会对他的训练造成影响,甚至是对他的身体造成伤害。正是出于这方面的考虑,我们拒绝了他的要求。只同意让他进行魔法箭矢方面的训练。”

    “然后就出问题了?”塔格奥若有所悟的说道。

    贾梅尔点点头,肯定了塔格奥的推断。

    “恩,梅斯特在听到我们的安排之后。反而认为我们是刻意藏私,不愿意向他传授这些技巧。在和我们大闹了一场之后,他独自一人离开了修道院。”

    贾梅尔轻轻叹了一口气,“本来我还以为他会一个人到沙漠王国去做一名佣兵。没想到他居然主动加入了地狱。”

    “主动加入了地狱?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?贾梅尔你详细的给我说一下吧。”

    时间往回到一点,在弗拉唯和塔格奥两个人,靠在一起交流感情的同时。

    贾梅尔带着四具骷髅战士,和领着六名预备罗格的艾娜分成两组,一前一后向着那个小山包跑了过去。

    在登上这个小山包的同时,贾梅尔就凭借着比那些预备罗格更加优秀的视力,率先发现了她们要寻找的目标。

    十多辆木制的大车停放在山坡下面。大车上面堆放着切割地整整齐齐的石块。二十多个红色皮肤的小个子沉沦魔,正围拢在几辆大车地周围,叽叽喳喳地不知道在叫嚷些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居然是这些小东西。我还以为会碰上一些黑暗罗格呢。算了。反正是主人的命令。我就多废些功夫,把你们都解决掉好了。”

    贾梅尔有些不屑的给下面那些沉沦魔,下了评语。然后转回身对着跟在她身后地艾娜吩咐道:

    “准备一下。我会带着骷髅战士率先开始冲锋。掩护的事情就由你们来负责吧。”

    “恩,我们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艾娜和她带领的六名预备罗格,一起应了一声,然后就开始仔细的检查自己身上的武器和装备。

    上好十字弓的弓弦,装好木制的弩箭,再调整一下脚上靴子地松紧程度,和身上的皮甲和其他零碎部件。在确认自己全部准备好了以后。艾娜想贾梅尔点了一下头,表示可以开始攻击了。

    将艾娜等人之前的一系列表现尽收眼底的贾梅尔,满意的点点头。

    知道在战斗开始之前,应该仔细地检查一下自己的武器和装备,以减少各种意外发生的可能性。这可是一个老手和一个新手最显眼的区别之一。

    在贾梅尔的心理。对于这些经弗拉唯之手,训练出来的预备罗格的评价,又高了几分。

    贾梅尔集中注意力,将各种杂念都踢出自己的脑海。在通过意识命令那四具骷髅战士跟着自己之后,贾梅尔握紧手里的盾牌和战锤猛的发力,向着山下地那些沉沦魔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以贾梅尔和骷髅战士地速度,冲下这个小小的山坡根本就不需要多少时间。更何况那些不知道在讨论着什么地沉沦魔,根本就没有意识到会有人来攻击他们。

    所以直到领着骷髅战士的贾梅尔,已经冲下山坡的时候,它们才意识到有人来攻击它们了。

    就普通沉沦魔相对简单的头脑而言。它们对于一场战斗。自己这边赢面大小的判断,还只停留在数量的对比。这种最简单的层面上。

    所以这二十多个沉沦魔,在发现冲过来的贾梅尔只有五个,而自己这边有二十多个,数量比对方多两倍还不止的时候。

    它们立刻从被攻击的慌乱中摆脱了出来,转而挥舞着它们手里的小铁片刀和木棍,向着冲在最前面的贾梅尔发起了攻击。

    发现这些小东西居然没有转身就跑,而是迎着自己冲了过来,贾梅尔心里不惊反喜。相比让这些小东西四处乱跑,然后自己再追在它们后面满世界追杀。

    贾梅尔反而更愿意它们直接对着自己冲过来,因为这样对她来说反而更节约时间。

    贾梅尔用力握紧左手里的骨制盾牌,脚下加速,对准一只沉沦魔使用了她最常用的攻击战术:盾牌冲撞。

    膨!的一声闷响,被贾梅尔迎面撞中的那种沉沦魔口吐鲜血,沿着它跑过来的方向倒飞了出去,摔在地上以后抽搐了两下就两腿一伸,再也没有动静了。看它胸部凹陷进去的程度,估计肋骨被贾梅尔的一记盾牌撞击,给撞断了一半以上。

    撞飞了一只沉沦魔的贾梅尔,轻巧的后退了两步,卸掉因为撞击而产生的反力的同时。也顺势躲开了另一只沉沦魔竖劈过来的铁片刀。

    闪过对手的攻击,贾梅尔用力挥出右手里的骨制战锤。比拳头还大了两圈的锤头,带着怪异的呼啸声,砸在这个沉沦魔的脑袋上。

    一时间桃花朵朵开,红白之物四处飞溅。

    如果说贾梅尔一上手就爆头,碎脑袋的做法,还只是让在场的沉沦魔心里有些发虚的话。

    后一步加入战斗的骷髅战士,可是让这些沉沦魔混身发寒,几乎被直接冻成人形冰棍。

    和身为无魂者的贾梅尔不一样,作为更纯粹的死灵生物,到现在为止智能同样有限的骷髅战士们。它们在战斗的时候,基本上都是一些直来直去,硬碰硬的战斗方式。

    要说的更具体一些就是,冲进战场的四具骷髅战士,完全无视了沉沦魔的攻击。任由那些沉沦魔徒劳的在它们的盾牌上,护甲上留下一道道浅浅的白色痕迹。

    而回报这些白色痕迹的,则是骷髅战士用力劈砍出去的骨制重剑。任何一只沉沦魔只要被骨制重剑砍中,那么迎接它的就只有一个下场。

    那就是沿着砍中部位被轻松的一分为二,就算沉沦魔用它们手上的盾牌或者武器进行格挡。都不能对这个结果产生任何影响。

    因为锋利的骨制重剑,在骷髅战士有些夸张的臂力的作用下。无论是砍断沉沦魔手里的武器,还是劈开它们手里的盾牌,都是一件非常轻松的事情。

    从骷髅战士加入战斗的那一刻开始起,伴随着一声声接连不断的惨叫声。沉沦魔残缺的躯体,以及破损的武器和盾牌,就开始四处飞散。

    看着自己的同伴如同切菜一样,被这些恐怖家伙迅速的加工成四处飞舞的零部件。剩下的那些沉沦魔脆弱的心灵,几乎是在一瞬间就被砸的粉碎。

    它们二话不说立刻调转方向,迈开它们的小短腿,动作飞快的开始逃跑。只不过这个时候才想起来要逃跑,却已经太晚了。

    跟在骷髅战士的后面冲下山坡的艾娜等人,毫不犹豫的抬起她们手里的十字弓,对准那些逃跑的沉沦魔,扣动了扳机。

    将它们从恐惧中解脱了出来。